Always

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澜巍非ABO生子】十月逢春(十五)

逆cp生子预警!!!从怀孕初期到生孩子十个月全过程!!!ooc严重!!!私设超多!!!不适误入!!!

本章warnings:
1.心头血放血预警,澜巍吵架预警——赵云澜可能会因为生气变得有些渣,别说我没提醒,评论里麻烦请文明用语,不适误入,不喜勿喷,不管是谁都要互相尊重!
2.这一章主搞虐向!虐向!(我努力了)

前章链接:十月逢春(十四)
————————————————————
自从赵云澜用长生晷复明已经有近半个月的光景,这十几天里没见得有什么棘手的案子,鸡毛蒜皮的小事倒像是故意不肯让特调处彻底闲下来一般层出不穷。


好在特调处的一家人顾忌着赵云澜的眼睛和沈巍近五个月的身子,能解决的案例绝不抛给赵云澜处理,赵云澜能揽下的担子也便也不肯再让沈巍费心。

或许是因为上次动用长生晷扰乱了黑能量后一直在静养,也或许是赵云澜这半个月里因为担心他的身体而变得无微不至的照料,沈巍肚子里的这两个小家伙儿在难得轻松下来的日子里长势喜人,原本宽松的长款风衣都已经彻底遮不住他身前柔软的隆#起。

赶上特调处这两天里没有案子,风平浪静的养生生活早就压制不住赵云澜那颗蠢蠢欲动的心,他一个朝气蓬勃的有为青年,一天到晚都恨不得上房揭瓦排解这份闲适,如今窝在沈巍身边的沙发里像个资深学者一样翻来覆去捣腾了一下午手里的那几张印刷件资料,怎么看也不像是他的风格。

赵云澜陷在沙发里半坐半躺,看着沙发那头坐得有规有矩的沈巍后用复印件挡住半张脸充作遮掩一个劲给他使眼色,奈何沈教授眉头轻皱着一目十行的浏览手里的资料,对赵云澜发射过来的爱的电波丝毫不起任何反应,尝试了半天也没见沈巍往这边瞥一眼,赵云澜无趣的举着几份档案,索性用视线温柔的去描摹沈巍藏青色风衣下的那抹弧度。

对面的人显然毫无察觉,左手擎着被圈点勾画的几张重点,右手不经意的在赵云澜的眼皮子底下安抚胎动,最近一周孩子们长得太快,沈巍坐着不动都觉得两个小生命体用成型的手脚往外顶扩他孕育胎儿的温床,两个孩子里有个随了赵云澜的性子,别人家五个月的胎儿一个小时折腾五六下已经算是活泼,他家的这个一个小时里能跟沈巍打八九次招呼,偏偏自打沈巍有了孩子后赵云澜每天给他热杯牛奶,几个月下来孩子们的小手小脚愣是越来越有劲。

胎儿的动作并不温柔,沈巍只能抬手在孩子顶出小山丘的肚皮上来回轻抚着把他往外试探的小手哄劝回去,频繁的胎动无疑加重了他后腰的负担,但胎儿欢实的动作却能让沈巍很好的放下心来。


赵云澜看在眼里疼在心上,撑着上半身想要凑到沈巍的身边帮他缓解腰腹的压力,也不知道是不是起得太急,太阳穴处尖锐的疼了一秒眼前愣是像突然黑屏的影片一般断断续续的才重新拼凑起支离破碎的画面来。

他的眼睛还没有彻底恢复完全,长时间的看东西后总是模模糊糊的有些不清楚,近在咫尺的东西都像是隔了一层薄薄的雾,方才仅仅持续了几秒钟的黑暗还是让赵云澜有些心悸,等到回过神来时才看见沈巍扶着后腰神色担忧的站定在自己的眼前,半弯腰的动作让他身前的隆#起愈加明显,赵云澜抓着他的手腕把人拉到沙发上坐好,按在太阳穴上的手被沈巍轻轻握下来,“怎么了?眼睛又不舒服了?”

视线中的景物还是有些重叠恍惚,赵云澜用力闭了闭眼睛,不出几秒又挣扎着睁开来确定确实能够看见面前心心念念的爱人,沈巍自然是能够从他这一系列的动作中看出问题,捏着他的肩让赵云澜正对自己,轻握着他悬在半空中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试图用明显的胎动来分散赵云澜的注意力,“你哄孩子,我给你按一按,闭眼睛。”

微凉的指尖轻轻抵在赵云澜突突直跳的太阳穴上,沈巍用中指力度适中的轻按住他的太阳穴,食指顺着眼眶缓慢的疏通他眼周的神经和脉络。

这种情况持续了两个多星期还不见好,沈巍心里到底还是担心,长生晷吸收了自己的黑能量渡给了赵云澜,将两人的生命体铸就了共享的链接,倘若汲用自己心头的活血充作药引,或许还有可能让赵云澜的眼睛彻底恢复如初。


可他到底不敢轻举妄动,他现在毕竟不是从前那个一个人的身体,沈巍实在是担心牵扯到腹中赵云澜和自己的那两个生命,他们还太小了,初为人父的责任感让沈巍下意识的只想对他们抱有憧憬和期待,不想这世间的困顿和炎凉降临在他们幼小的身体上。

赵云澜还闭着眼睛和肚子里的两个孩子上演父子情深,自然而然的错过了沈巍眼里一闪而过的复杂情绪,有心疼,有自负,有感激,有期盼,那些微妙的情感聚集凑合在一起,最终成了转瞬即逝的一份悲壮。

肚子里的孩子像是感受到赵云澜掌心的温暖,小手对准他的掌心轻轻往外顶,“你俩能不能让你妈歇会儿?”赵云澜低沉的嗓音里总是带有一份独特的温柔,他这一声明显让小家伙儿们有些兴奋,猝不及防的在沈巍的肚子里伸了伸腿,小脚丫带着八成的力度又跟沈巍打了声招呼。

原本还沉浸在自己思考中的沈巍被这一脚踢了个猝不及防,下意识的嘶的一声抽了口气,右手不自觉的撤下来往孩子落脚的地方去抚,赵云澜慌慌张张的睁开眼,顾不上自己的眼睛抬手扶住沈巍的后腰另一只手贴上他轻按在下腹部的右手,语气里有些担忧,“踢疼你了?孩子们晚上闹的厉害,我看差不多到下班的点了,早点回家你早点歇着吧,不然今晚又睡不好。”

赵云澜不放心自己开车,委托大庆把自己和沈巍送回家的时候已经将近夜里的九点,窗外的天色不太好,黑压压的埋没了龙城的月亮,空气里翻腾着厚重的水汽,临下雨前闷热的让人透不过气。


厨房的奶锅上还温着赵云澜给沈巍准备的热牛奶,倚在橱柜上的人踢踏着拖鞋去开卧室的窗户,孩子的压迫总让沈巍觉得有些喘不动气,明明已经过了立秋的日子,下雨前的低气压还是让他有些胸闷气短。

沈巍扶着肚子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正看见赵云澜端着奶锅给他往杯子里倒烫好的牛奶,醇厚的奶香气跟着赵云澜的动作在屋子里打转,那人听见身后的声响,端着盛好牛奶的杯子塞进沈巍的手里,自己揪过他手上的毛巾准备给人擦头发,“头发湿成这样你也不怕感冒,把牛奶喝了我给你擦头发。”

沈巍坐在床沿上闷闷的嗯了一声,完成喝牛奶的任务后一声不吭的继续考虑自己的那点小心思,赵云澜的动作温柔到快要让他沉溺,沈巍心里憋着事,反应愣是硬生生慢了一个节拍。


赵云澜以为是雨夜的天气搞得他不舒服,伸手拨了拨他眼睛周边细碎的头发,从背后揽着把人轻轻放倒在床上,伸手扭上床头灯的瞬间顺带着在沈巍的腹部重新搭了搭毛毯,窗外的风开始涌动着呼啸,赵云澜凑上去轻轻吻了吻沈巍的眼睛,在他耳边温柔的开口,“闭眼睛,睡觉。”

赵云澜这一觉睡得并不算是安稳,屋外嘶吼的风撞在轻颤的玻璃上,连带着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的作响,夜里的温度被初秋的一场寒雨降了下来,从窗缝里透进来的风把床上的人吹得迷迷糊糊有了意识,右手摸索着去抓身边的沈巍,等到掌心触及到一片冰凉的床单后整个人顿时清醒了过来。

赵云澜睁着眼睛迅速打量四周,卧室里压根没有沈巍的身影,卫生间里也没有亮着灯,赵云澜掀开身上的被子,匆忙踩着拖鞋去拉卧室的门,细微的光亮从厨房里隐隐约约的倾洒出来,赵云澜松了口气,轻手轻脚的走到门口,看着厨房里的灯光晕开在沈巍腰身的四周,在地上投下绵延到他脚边的暗影。

“小巍?你半夜不睡觉在厨房里干嘛呢?”赵云澜轻浅的声音忽地在房间里响起,橱柜前的人浑身轻颤了一下迅速转身,桌台上没放稳的刀子哐当一声砸在地上,在静谧的环境里和空气共振,刀面反射着厨房苍白的灯光,迸溅的几滴鲜血刺痛着赵云澜的眼睛。

沈巍垂眸看着脚边炸开的几滴血花,恍惚的眨了眨眼扶着身后的橱柜往角落里瑟缩着后退,赵云澜眼中的温柔在看到沈巍发红的眼角和惨白的唇色时变成了难以压制的惊慌和愤怒,屋外轰隆一声打了个响雷,赵云澜带着沉闷的低气压,黑着脸色几步走过来把人拽到眼前,攥着沈巍细瘦的手腕把他藏在背后的右手猛地抽了出来。

“你别想着骗我,为了治好我的眼睛,你究竟做了什么?”赵云澜逼问的语气让沈巍躲开他的视线不答话,手腕处暗红色的刀口横在他的动脉处,赵云澜死死的扣紧他的右手,手上紧跟的力度让殷红的血涌上他的伤口,在氧气的作用下缓慢的凝聚成干涸的血渍。

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赵云澜的问题,躲避的视线像是点燃那人愤怒的最后一点火花,赵云澜甩开他的手,自顾自的在原地绕了两圈,自嘲一般扯着嘴角笑了笑,抬手的一刻把桌子上的玻璃杯撞碎在地板上。


碎玻璃闪着冰冷的光,赵云澜红着眼睛咬牙开口,“你用了长生晷,你拿你的命来跟我共享,用你的力量来抵消我的侵蚀!我担不起!就为了一双眼睛,你拿三个人的命来换!沈巍!他俩才五个月!你能不能想想孩子!想想我!你这样让我怎么办!感恩戴德!?三跪九叩!?你又不是长生不老!我凭什么欠你们一条命!?”

肚子里的孩子像是被赵云澜的吼声吵醒,母体的不适让孩子猝不及防的在肚子里翻了个身,沈巍两腿一软,扶着橱柜踉跄了一步,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白了一层,四周的一切都在嗡嗡作响,沈巍捏着柜台忍受眼前突然加重的眩晕感,心脏在胸腔里跳的厉害,呼吸像是破旧的风箱扯出摧拉枯朽的沉重,沈巍终于抬起头来对上赵云澜怒目圆睁的双眼,气若游丝的声音从他的嘴里断断续续的倾吐,“云澜……我有点难受……”

眼前的一切都在旋转又重叠,沈巍抓着腹部的衣角喘气,他觉得自己像是快要淹死在大海中央的人,快要凝固的空气让他喘不动气,而赵云澜是他此刻唯一的浮木。

面前的人站在原地并没有动作,赵云澜攥着拳头打量着沈巍每一个细小的动作,持续了几秒钟的沉默让沈巍觉得崩溃,赵云澜却始终没有动作,只是沉默着看着沈巍,就像是在判断是不是真的。

越来越严重的眩晕让沈巍不得不一手兜着腹底一手扶着身后的橱柜缓慢的滑坐在冰冷的地板上,他怕孩子有什么意外,他下定决心用心头血做药引的那一刻就怕他们承受不住,无力感和绝望感漫上他的心脏,沈巍的左手对着赵云澜的方向在地上缓慢的往前凑,“赵云澜……我真的……真的很难受……”

被气昏了头脑快要失去理智的赵云澜在看见沈巍眼角那滴眼泪时终于意识到自己究竟有多混蛋,他踢开脚边的玻璃碎屑,脚步凌乱的凑近想要去扶沈巍,面前的人别着脸抽出自己的手,没了波澜的眼睛无神的盯着地上零碎的玻璃片发呆,抚着肚子里躁#动的胎儿忍过一阵天晕地转,“罢了……你要是……不想管我……就不必勉强了……”

“小……小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小巍……我错了……我求求你别这样……”字字句句都是哽咽,赵云澜用力的凝视着他,惶惶不安的目光里有着压抑到让人窒息的惊痛,沈巍就在这样的凝视中红了眼眶,眼底的泪水翻涌而上,模糊了他本就不清明的视线,他沉默着聚起满眶的清泪,却是一颗都没有往下掉。

窗外闪电的落光洒进房间里,在地面上留下淡蓝色的光影,沈巍看着赵云澜,想哭,又想笑。

沉重的负罪感强烈的塞满了赵云澜隐隐生疼的胸腔,他抬手把沈巍圈进怀里,眼泪落在沈巍的肩膀上,沉默和心碎远比回忆中的温情与幸福更加真实和残酷,“对不起……”

赵云澜的怀抱,就像以前一样温暖。

沈巍一手按着肚子一手轻轻贴在那人的后背上,赵云澜听见他微微颤抖的声线:“云澜……我真的没有办法了……”

赵云澜,我没有别的办法了,只有爱了,我没有别的能耐了,只剩爱了。

愈演愈烈的眩晕感铺天盖地泛滥成灾,眼前重叠着交映出斑驳的碎光,沈巍看见赵云澜在那一瞬间蓄满了泪水的眼眶,倾泻而下时就像是窗外磅礴的大雨,一颗一颗碎在他的心尖上。呼吸声的余音被无限放大,赵云澜扶着沈巍的胳膊想要把他从冰凉的地板上拉起来,谁知沈巍脸色蓦地一白,踉跄了一下整个人直接挂在了赵云澜的身上。

这一下直接把赵云澜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护着他的肚子一时间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哪儿不舒服?有没有磕到?肚子疼不疼?还有没有哪里伤到了?”


沈巍被半抱在怀里还踉跄着往下坐,虚汗从额头上一层一层的往外冒,他开始听不清楚赵云澜说的话,只能勉强揪住那人身上的睡衣,顾不得赵云澜能不能听得到他气若游丝的声音,只能依靠自己的本能下意识的开口说话,“赵云澜……我晕……”





不安让一个每天只能睡五小时的孩子上学期间玩命更新,基本上都是半夜码字,所以没有逻辑没有思维一塌糊涂😷不过我心头血这个坎算是迈过了可观的一步😷
小澜孩很好!非常好!他只是有点生气而已!你们不能质疑他对沈巍的爱!不能!我不听我不听!我不想听你们怼他!😷
是的,我更文超慢无理取闹,所以,取关还是要趁早😷

评论(107)

热度(1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