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

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澜巍非ABO生子】十月逢春(十四)

逆cp生子预警!!!详细的从怀孕初期到生孩子十个月全过程!!!ooc严重!!!私设超多!!!不适误入!!!

本章warnings:
1.剧情删减更改,私设超多并且跨越性大,强调澜巍感情线而不过多重复剧情。
2.中后半段虐一点点点(其实我真的写不出虐)
3.生命共享预警

前文链接:十月逢春(十三)
————————————————————
饶是赵云澜这几天看不见,倒也没耽误他熬粥的手艺,沈巍的口味几乎一个月一变,他不嗜酸但也不嗜辣,这个月偏偏对甜情有独钟,就好像绵软的白糖从舌尖融化的那一刹那能冲淡他过去和如今所有的艰辛和苦涩。

身体的不适还没有完全消退下去,再加上孕期的嗜睡,沈巍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就开始犯困,赵云澜端着熬好的奶油南瓜小米粥回到床边时,就看见床上的人睫毛轻轻颤抖着似睡非睡,赵云澜一手端着瓷碗一手探过去摸了摸沈巍的额头,抚了抚他有些汗湿的头发后商量似的开口:“困了?粥我给你熬出来了,还喝不喝?”

“唔……要喝……”爱人的气息总是能给孕期的人一种熟悉的安全感,沈巍半清醒着往床边人的身上靠,赵云澜把人扶住靠在床板上,顺手扯过一旁的枕头垫在了他的腰后,舀着碗里的粥有一下没一下的搭腔,“媳妇儿,人家都说是酸儿辣女,你这头个月吃酸,后俩月馋辣,这个月又好甜,你这怀的到底是姑娘还是儿子啊?”

“我怎么知道?怎么,赵处长对自家孩子还有性别要求?两个姑娘供着养,两个儿子丢一个?”沈巍倒是毫不顾及,不加犹豫的接过赵云澜递过来的一勺粥,看着那人愣了一秒后讨好的笑了笑,“怎么会!?我赵云澜是那种人吗?你尽管生,不管他儿子闺女的,你老公我绝对养得起”

沈巍到底还是比不过赵云澜的油嘴滑舌八面玲珑,自顾自的低头打量了一会儿自己身前的隆#起,左手的四指兜住腹底大拇指轻轻在下腹上摩挲着动作,感受到左腹虚浮的胎动后不紧不慢的开口,“我倒觉得像一个姑娘一个儿子”

“那更好啊!你怎么感觉出来的!?”尽管赵云澜是从一个月时看着他们长大的,可两个小家伙一点一点把沈巍的肚皮撑出圆润弧度的生命过程依旧对他有着百分百的吸引力,嘴里一边嘟囔着“瞎了好几天得好好看看我的小宝儿们长大了没”一边拨开碍事的被子扶着沈巍坐好。

沈巍自然不会抗拒,抻着睡衣的下摆从床上坐直,扶着腰挺了挺肚子,膨#隆的腹部勾勒出他渐盈凸月的身形,沈巍轻轻回应,“我也没把握,但左边这个老踢我,一看就随你”赵云澜憋着笑看了看一脸幽怨的那人,哄人的话涌到嘴边硬是被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压制了下去。

特调处接手的老化案有了新的进展,楚恕之和郭长城已经在上午进入公司采访了受害人刘浪,祝红在满桌子受害人照片中找到了光明路快递员王群的照片,原本只有一丝缝隙的老化案竟是顺着这几条蛛丝马迹豁开了一道大口子。

赵云澜夜里带着沈巍赶到特调处的时候祝红正站在白板前面对比受害人老化前后的照片,不算大的白板上挂着五六张照片,分布在上下左右中不同的地方,马克笔敲在白板上哒哒作响,赵云澜轻皱着眉毛看着祝红在王群的名字上画了一个圈,“除了王群是个快递员,其他人都是那家公司里的员工,案发前一天,整条光明路上的快递都是他负责的”

赵云澜的视线跳跃着扫过照片上的脸,眉毛蹙的更深,“按道理来讲,这些人不应该平白无故的变老,世间万物均处于守恒的一种状态,这种倒像是……哎!?小巍!!”沈巍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完全,强撑着身体的不适赶往特调处对他的身体已经很吃力,站得时间久了孩子也闹,腰腹的压力骤然加大让发#软的双腿膝盖往前一#顶差一点直接跪在地上,好在赵云澜眼疾手快架住他往下坠的身体,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疏忽大意。

没有心思再去顾忌手头的案子了,赵云澜扶着沈巍坐在沙发上,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又探过手去试了试沈巍的,看着那人轻轻蹙起的眉宇有些六神无主,“怎么了?哪儿还不舒服?”“没事,孩子有点闹,你去忙就好”赵云澜的目光扫过沈巍扣在左腹上的手,强迫着沈巍后背靠在自己身上给他轻轻按揉有些僵硬的后腰。

沈巍的那点心思赵云澜早就猜了个大概,为了不耽误自己的工作再难受他也能强撑着忍受过去,老化案拖了这么久还没有得到解决,海星鉴和外界的压力沉甸甸的压在赵云澜的肩上,沈巍自然是心疼,顾不得自己隐隐生疼的后腰伸手按住赵云澜的手指,一句话在嘴里斟酌到柔和才表达出来:“别管我了,你去忙吧”

赵云澜听出了沈巍语气里的恳切,他心疼孩子带给那人身体上的不适,更心疼他秉持着包容的态度懊恼自己带给每一个人的麻烦和耽搁。赵云澜把下巴搁在沈巍的右肩上,凑近他的耳廓安抚他这种认为自己除了麻烦毫无用处的错误想法,“沈教授,能量都是此消彼长的状态,不是你减少就是我增多,平白无故的变老的确是很没有道理,你难道就对我刚刚说的这些话没什么想法?”

赵云澜的这番话让沈巍感到吃惊的同时更多的是油然而生的欣慰,特调处里众人的目光在赵云澜语毕的瞬间聚焦在沈巍的身上,被点名的那人直起腰身来瞥了一眼白板上零散的几张照片,语气里有着毋庸置疑的坚定,“能量的确都是有消有涨的,这几起老化案,跟当时长生晷产生的现象再相似不过,一个人的老去必然是对应着另一个人状态上相应的改变”

“要说最近黑能量的活动迹象,老赵,上一次那个神医的诊所周围,的确有着残留的黑能量痕迹”坐在桌子一角的大庆跟沈巍对视了一眼,果然下一秒就听见沈巍帮着大庆肯定,“这个的确也属实,我今天上午跟你说过了,诊所里余留的黑能量的确让孩子有反应”

“等一下!这个冯去病医生的诊所……跟发生老化案的公司楼……只隔了一个街区……”祝红忽地拍了一下桌子,剧烈的响声让沉思中的沈巍一个激灵,赵云澜手上的动作跟着一顿,啧了一声拧着眉头开口,“说话就说话,好好的拍桌子干嘛!吓人一跳真是,得了,明天再去一趟那家诊所,你们收拾收拾下班!”

前推后敲怎么看都是那家诊所的问题,赵云澜第二天带着沈巍和大庆重新回到城西的那家院子时,明显收获到了冯去病的一丝慌张与吃惊,赵云澜的盘问句句正中要害,没过多久整个案子便和盘托出,原本只是个庸医的冯去病垂着脑袋讲述了整个事情的发展过程,说是有个人用一支笔唤醒了他的神医基因,却没想到是在他指定的区域里救人的同时也一样伤害别人,他本心是好,听闻赵云澜和沈巍的解释后自然打算把借来的能量还给受害者。

赵云澜听着他的想法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沈巍的方向轻声开口,“我的眼睛也是您治好的,我请您也把我的能量归还回去,但是麻烦您给我最后两分钟的时间”

听到冯医生同意后的赵云澜撑着膝盖起身,站稳后抬手捏住了沈巍的肩膀仔仔细细的描摹了一遍沈巍的脸,他知道沈巍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和心疼,可他始终不忍心因为自己的私心伤害到别人,面前的人避开赵云澜的视线不说话,垂落的目光落在自己身前的隆#起上,赵云澜用力捏了捏他的肩膀,稍稍红了眼眶柔声开口,“小巍,你再让我好好看看你”

沈巍从来没觉得两分钟能如此的漫长,赵云澜像是要把他刻在自己的脑子里,目光落在他肚子上时情不自禁的用手轻抚了上去,努力的对着沈巍笑了笑,重新变回那副大大咧咧吊儿郎当的无所谓模样,“他俩我摸也能摸出来长到多大了,还是多看看你更好”

沈巍无力阻止也没有资格阻止,只能看着赵云澜对着他最后笑了一下躺在那张平坦的台面上,眼部聚起的黑能量逐渐抽离赵云澜的身体,连带着冯去病身上的黑能量一同分散成零碎的几束扩散出去,归回到受害人的身体,眼前再次一片漆黑的赵云澜被沈巍扶下来,摸索着去抓座位上垂垂老矣的冯去病的手,“冯医生,您是个好医生”

老化案的风波刚刚平息,特调处里就接收到了功德笔笔主的挑战信,卡片上传达的意思已经很明显,这起案子只是一个序幕。赵云澜架着那副熟悉的墨镜半躺在沙发上,听着挑战信上的意思不屑一顾的笑了笑,他像是极快的适应了不分昼夜的黑暗,仅仅凭借着声音就能知道身边每个人都在干些什么,说白了就是感受他们熟悉的动作和脚步传达的信息。

“那什么,你们几个,把沈巍给我揪回来,咱们特调处很缺人吗?什么事轮到我家小巍带着我儿子和闺女去干?”

特调处的众人显然很会捕捉重点,赵云澜的最后一个音节刚刚说完,一家人的目光从头到尾把沈巍看了一个遍,视线落在他四个多月的肚子上惊得下巴都要合不起来,“龙……龙凤胎!?不是……合着沈教授怀了俩啊!?赵云澜你还是人吗!?”

这边无力辩解的赵云澜正打算应付几句,林静忽地惊呼了一声:“老大!我这儿收到一封匿名邮件!说是长生晷可以用来治你的眼睛!”这突如其来的信息虽然有些不靠谱的感觉,但的确是目前治疗赵云澜眼睛的唯一办法,而唯一能通过长生晷给予赵云澜能量的无疑只有沈巍一个人。

赵云澜自然是担心沈巍的身体,长生晷的反噬力量太大,倘若沈巍自己还好,但反噬的能量必然会影响到他肚子里的两个孩子,面前的人已经握着长生晷准备就绪,赵云澜摸索着凑上去避开他往前伸的左手把人整个抱住,“小巍……当真没事?你别骗我,我不想你和孩子因为我出一点问题,看不到没事,但你总要让他们两个生下来”

沈巍避开赵云澜对不准焦距的眼睛,避轻就重的回应,“我没事,云澜你快一点儿,我站久了腰不舒服”

赵云澜想得没错,沈巍也确实高估了自己的身体状况,体内稳定下来的黑能量体系被圣器重新扰乱,突#变的环境不止让他感到不适,腹中骤然频发的绞痛随着孩子剧烈的动作愈发明显,沈巍一手攥紧散发着莹亮的长生晷一手兜住腹底皱着眉忍痛,身边的众人率先察觉出他的不对劲,想要过去搀扶却又畏惧前功尽弃,一个个心急如焚的围在沈巍的身边听他拼命压制颤抖的声线,冷汗顺着他的鬓角滑落下来,沈巍看了一眼眼前的人尽量让自己正常的开口,“云澜……你能看见了吗?”

还不行,赵云澜看不到。

沈巍咬牙加大能量的输送,下腹的钝痛炸开的瞬间唇色忽地褪去了血色,强迫自己坚持下去的意识拖磨着他摇摇欲坠的身体和不堪一击的神经,赵云澜察觉到了对面那人的不对劲,下意识想松手被祝红吼的没了动作,“赵云澜!你要是不想让沈巍疼了这么久还前功尽弃!就给老娘攥紧了!”

赵云澜既然已经察觉到,周边的人自然没了忍下去不说的耐心,沈巍扶着肚子深呼吸着倒吸冷气,在原地急的跺脚的大庆冲到人身边开口,“沈教授,你再撑一下!”赵云澜的眼前逐渐清晰起来,却依旧模模糊糊的只能看清楚沈巍快要站不住的动作,沈巍只想坐在地上缓一缓肚子里磨人的胎动,咬紧牙关费力说出一句话:“云澜……行了吗……我快撑不住了……”

赵云澜重新能看清的那一瞬间手里的长生晷逐渐消散了原本的芒亮,沈巍几乎是同一时刻往后倒,好在特调处的众人一股脑拥上去才把他托住,赵云澜两只胳膊打着颤把人接到自己怀里,随便抚了两下他汗湿的头发作势要把人抱起来,“去医院,我带你去医院”

沈巍忽地抬手揪住他的外套,半张脸埋在他的怀里断断续续的开口,“没有用……是我体内……黑能量……的问题……去医院……没有用……”赵云澜一瞬间像是被雷劈了一样无措起来,扯开那人的外套安抚他肚子里胎动不止的孩子,“那你说怎么办?!我早就说过我不想看着你们因为我……”

“云澜……”沈巍的声音很轻,虚浮的声音却平息了赵云澜因为担心燃起的怒火,“你别说我……我疼……我真的疼……”赵云澜红了眼眶去吻他汗湿的额头,声音被带动着柔和下来,“我不说你,我不说你,我抱抱你,我抱抱你一会就不疼了”

赵云澜觉得钝痛像是透过沈巍的身体漫进他的腰腹,疼痛像是一根虚无的细绳把他和沈巍牢牢地捆扎在一起,左#胸#腔火烧火燎的疼,他捏着沈巍的手贴在心脏的位置上,有力的心跳传至掌心,赵云澜看着沈巍的眼睛轻声细语,“小巍,我也疼,很疼”




让各位等了这么久我诚挚的道歉
因为我最近有个文章有期限要提前写
所以我不得不先搞那篇联文
dei😷我得让巍巍来个生孩子直播【头秃】
再次抱歉,我下章放血🙏🏻

评论(64)

热度(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