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

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澜巍】回春(甜文/校园AU/ooc严重)

逆cp预警!!!ooc严重!!!校园AU系列!!!年级第一巍巍×年级第二澜澜系列🌚
ps:为什么澜澜是第二呢,因为澜澜还要帮着组织课余活动(???)比如澜澜打篮球很好
突然发现……这是篇年下……(??)emmm不管了!哪位宝贝儿要看校园AU来着!??张嘴磕糖啊!!
————————————————————
沈巍大脑里刚刚串联起来的思路是被来自篮球场的尖叫声打断的。

学校的操场离着篮球场很近,傍晚的时候总是聚集着一群又一群的人,趁着难得的一个小时课间活动自己坐在位置上一天快要僵硬的身体,逮着室外新鲜的空气拼命的呼吸,像是在为晚上四个小时的晚自习时间储蓄精神力。

沈巍从草坪上站起来,随手拍了拍校裤上的碎草屑,对着篮球场上的方向偏了偏脑袋,傍晚的晚霞笼着酒红色的光,落在赵云澜的身上,拖出他身后长长的影子。

他和赵云澜是前后位,一个年级第一一个年级第二撑起整个班好学生的大旗,向来吊儿郎当的赵云澜仗着自己学习好老师拿他没办法叼着根棒棒糖光明正大的戳弄他,托着个脑袋把手里的杯子径直塞到前面的人的手里,“哥,顺便帮我灌杯水呗”

“哎!沈巍你说说看,我咋就每次考试都比你低十几分呢?没道理啊,你能比我多学多少?”赵云澜趴在桌子上扒拉着脑袋算导数,呼啦呼啦翻了翻自己手下写得满满当当的数学试卷,趴在人肩膀上径直去抓沈巍的套卷,“赵云澜!”“哎!在呢哥!我就看看你做了多少”那人嬉皮笑脸的扯开个棒棒糖直接塞进人嘴里,笑得纯良无害,“请你吃糖”

好家伙,自己做了三套数学试卷的时间沈巍做了五套,他算是明白自己为啥总比对方低十几分了,“哥你这速度可以啊!”

意识回笼,沈巍回过神来,抬头的瞬间正看见赵云澜随手耙了一把被汗水搞得湿淋淋的头发,对着他的方向招了招手,“哥!”沈巍无奈的劝他低调,自己沿着操场的小路绕到对面的篮球场上,看着夕阳把赵云澜修长的身影衬托出一圈淡淡的光晕。

“哐当”篮球应声落筐,赵云澜吹了声口哨,立马收获了身旁女生近乎刺破耳膜的尖叫,上半场结束,他打算歇一会儿,揪着身上被汗水浸透的篮球服往人群聚集的地方靠近,近场内的几个女生暗恋了赵云澜很久,天天傍晚准时准点来看他打篮球,手里永远准备着干毛巾和冰镇过的饮料,毕竟学校里这种学习成绩又好人又幽默体贴的人并不多见,更何况篮球还打的这么好,简直就是梦中情人的不二人选。

眼看着赵云澜凑近,几个女生几乎蠢蠢欲动恨不得贴上去,赵云澜微笑着拒绝她们递过来的毛巾和冰水,径直绕过自己的粉丝团体一把勾住沈巍的肩,“哥!我就知道你来看!”

沈巍有点嫌弃的把人从身上扯下来,随手把毛巾丢在人身上,“别感冒了”说完还递过自己的杯子准备让赵云澜补充水分,袅袅的热气升腾上来,赵云澜握着杯子纳闷,“今天怎么用你杯子了?”话一说完才想起来自己的杯子在上午的课间摔了个全身粉碎性骨折。

“一会儿还打下半场吗?”沈巍看着捧着杯子吹气喝水的赵云澜靠在身后的栏板上开口,“不打了,刚刚崴了一下脚”赵云澜扭头看了看自己的脚踝,明明刚刚还只是针扎一般的痛感,怎么现在就青紫了一大片,肿的让他右脚都不敢落地。

“怎么搞得?”沈巍探过头来打量一眼,径直走过来作势要架人,“宿舍里有红花油,你跟我回去上了药再上课”也不等人同意,拉过赵云澜的一只胳膊架在自己肩膀上,硬是由着他一蹦一蹦跳到了宿舍,也好在两人的宿舍在一楼,否则真不知道上楼梯要怎么搞。

赵云澜个上蹿下跳的劲,受伤简直成了家常便饭,沈巍熟门熟路的摸出红花油,捏着赵云澜的右脚踝小心翼翼的给他往上涂抹,有意无意的打破一时的沉默,“赵云澜?”

“干嘛?”床上的人仰面直往后躺,摸出个棒棒糖来塞进嘴里等着沈巍说话。

“你每次拒绝那几个女生那么干脆是不是不太好?”沈巍皱了皱眉头,看着赵云澜右腿下意识的后缩忍不住放轻了动作,“我尽量不弄疼你了,你忍一下”

“哎呦!她们几个就得干脆点!不然以后指不定多麻烦!你还说我呢哥!就上次,学校的艺术节你记得吧,你搁台上弹吉他的时候,底下女生都恨不得扑上去吃了你的架势!你也差不到哪里嘛,嗯?”想到那次被赵云澜强行报名的音乐会就有点尴尬,沈巍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那人得意的表情,手上稍稍用力捏了捏赵云澜的右脚踝。

“哎呦卧槽!哥你下手轻点!”赵云澜疼得倒吸一口冷气,咬着牙忍痛,“你这还带报复的,过分了啊哥”

“我只是检查一下你骨头有没有问题,不错,挺好,骨头没事”沈巍装作无辜的摊了摊手,看着赵云澜一脸行行行你说得都对的表情露出了个不失礼貌的微笑。

沈巍背过身去收拾桌上摊开的瓶瓶罐罐,赵云澜从床上弹起来,揪着人的手腕把人一把拉到床上,看着沈巍明显吓了一跳的表情装作委屈的开口,“哎哥,你刚刚那下那么狠,我要是以后走不了路了怎么办?”

“哪有那么严重”沈巍挣扎着从床上站起来,看着赵云澜不服气的坐在床沿上看了看沈巍处理好的脚踝,“那我就赖上你,你这辈子估计都甩不掉我了,我不管啊你得对我负责”

眼见着沈巍走过来又要开口,赵云澜眼疾手快把事先扯开糖纸的棒棒糖一把塞进人嘴里,笑得一脸纯良无害,“请你吃糖”



从学校校服到结婚礼服的爱情√

评论(36)

热度(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