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

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澜巍非ABO生子】十月逢春(六)

逆cp生子预警!!!详细的从怀孕初期到生孩子十个月全过程!!!ooc严重!!!私设超多!!!不适误入!!!

请允许我正文前说几句话:讲真,遇见你们每一个人都特别开心,剧情要完结了特别舍不得,总觉得大结局会很虐,赶紧吃颗糖宝贝儿们,我已经努力的甜了,原谅我枯竭的脑洞和拙劣的文笔吧,谢谢各位的陪伴🙏🏻
跪求你们了解一下人超级温柔的o太:@蜜汁叉烧肉_重度ooc就是我 

前文指路:十月逢春(五)
—————————————————————
医院的走廊似乎是在一瞬间紧张起来的,红色的紧急灯在墙面上旋转着投下细碎的光,推床的响轮声,医生护士交替的脚步声,耳边始终充斥的警铃声,来自四面八方的声音交织纠缠在一起,涌进赵云澜的耳廓,而他只是麻木到仿佛听不到声音,两束目光紧紧盯着推床上失了血色的人,看着他轻轻颤动的睫毛在眼底投下恍惚的暗影。

抢救室的大门从眼前闭紧的时候,赵云澜靠在医院的窗边大口的喘气,他不觉得累,只是胸腔处像是堵着一口呼不出的浊气,四周已经开始逐渐笼上夜色,山区里的星星很亮,一眨一眨洒下清亮的光,赵云澜扯开个棒棒糖塞进嘴里,像是要抵遏住从心口漫上来的苦涩,清清冷冷的风吹乱他的头发,赵云澜靠着擦的透亮的玻璃窗,闭上眼睛忽地笑出声来,眼里却不自觉的涌出一阵酸涩。

沈巍被推出来时已经是夜里九点,断断续续进了抢救室四个小时,两个孩子倒是很给面子,麻药已经过了劲,沈巍躺在推床上迷迷糊糊的有些半清醒,赵云澜扑过来小心翼翼去握他扎针的左手,皱着眉头看床板上的人对他轻轻笑了笑。

沈巍的身体本来就不太好,两个孩子给他身体上的负担在孕初期的妊娠反应上表现的剧烈,山区里的条件并不适合他刚刚两个月的身子,反胃感无时无刻都在刺激着他脆弱的身体,一天到晚能费尽周折咽下去的也不见得有多少,只能靠着赵云澜每晚烫好的一杯热牛奶勉强维持身体的需要,再加上过度消耗的黑能量,自然是让他自打怀孕后就有些羸弱的身体承受不住。

小家伙们已经没什么大碍,沈巍只需要再注射点硫酸镁第二天就能出院,赵云澜坐在床边拿毛巾沾了热水小心翼翼的给人擦脸,看着床上的人因为麻药的缘故有些难受的微皱着眉头。

“云澜,你扶我起来坐一会儿”平躺的姿势让两个孩子的重量都施加在沈巍的腰椎上,躺的时间太久未免觉得腰疼的厉害,赵云澜架着沈巍轻靠在身后的床板上,细心的在他的腰后垫了个枕头,余光却始终在沈巍护着小腹的右手上打量,“还疼吗?”赵云澜轻轻开口。

床上的人明显一愣,没等开口又被赵云澜打断,“说实话”沈巍抿抿下嘴唇,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腹,“有点儿”

赵云澜坐在床边抱着胳膊,闻言后果断一手扶着沈巍的后腰,一手搭在他护在小腹处的右手上,如此近的距离连呼吸都交织着变得灼热,赵云澜身上依旧还有淡淡的古龙水的味道,闻着倒是让人安心了不少,赵云澜平稳的呼吸扫过沈巍敏////感的皮肤,在他依旧有些苍白的脸上带出一片容易察觉的红晕。

“你……干嘛?”沈巍微皱着眉头,撑着床板下意识往后靠了靠,给自己和赵云澜中间腾出能够把对方全部装进瞳孔里的空间,对面的人忽地轻捏住沈巍的下巴,带着他整个人往前和自己吻在一起,赵云澜趁着沈巍还在发懵轻轻咬了咬那人的下嘴唇,等到沈巍开始挣扎时老老实实的放开他,看着沈巍满意的笑了笑,“好了宝贝儿,我原谅你不好好照顾自己这个错误了”

在医院里观察了一天一夜,沈巍的身体情况已经差不多稳定下来,出院仪式搞得浩浩荡荡,大庆开着铁红色的吉普车把赵云澜和沈巍接回招待所时,特调处的几个人正在村长和朗哥的招待下准备饭菜,农家特色的家常菜满满当当摆了两小桌,朗哥上来就拉住赵云澜的胳膊,大嗓门招呼着让他往一旁的桌上坐,“来来来赵处长!这边坐!咱可是说好了的!今晚咱哥几个可得好好喝喝!”

看样子是场推脱不开的酒席了,赵云澜先扶着沈巍坐在自己身旁,这才大大咧咧的坐在另一边,分外热情的朗哥已经开始往酒碗里倒酒,带着辣气的小酒缸往沈巍面前的酒碗里倾倒时赵云澜眼疾手快拦住了那人的动作,推辞着把让沈巍不太舒服的酒缸往后推了推,“朗哥,他不喝酒,咱们喝咱们喝”

看着沈巍一嗅到酒味就轻轻皱起的眉头,朗哥立马明白过来,转势往赵云澜的酒碗里到了满满一碗,“兄弟!他不喝酒你可得喝!不然就是不给你老哥我面子了!来!喝!”

自打沈巍有了孩子,酒这种东西赵云澜是一滴都没再碰过,朗哥已经把碗搁在赵云澜面前,澄清的白酒在黑色的酒碗里晃晃悠悠,刺鼻的酒香气让赵云澜有些发难,不喝吧,总觉得不够意思,毕竟上山之前一时嘴快答应了人家,也没少请对方帮忙,可这喝了吧,今晚铁定不能和沈巍相///拥///而///眠了。

“喝啊兄弟!”朗哥站起身来用酒碗跟赵云澜的碗碰了碰,看着赵云澜苦笑一声端起杯来,犹豫了一会儿终于仰头干了一碗,“喝!高兴嘛!喝!”沈巍坐在一旁看不出表情,他吃不太下东西,筷子在面前的瓷碟里有意无意的轻戳,就是迟迟不肯往嘴里送。

酒碗里的白酒一次次见底,又被一次次满上,朗哥显然还兴奋的狠,酒劲稍稍有些上头更是给人灌酒似的拼命催促着赵云澜喝酒,一碗接一碗往他那破胃里倒,赵云澜已经好几个月没碰过这种辣酒,再加上来山区这几天根本没怎么好好吃饭,有空没空的给自己填充跟面包已经算不错,突如其来喝了这几碗酒胃里就有些招架不住,偏偏眼前的人还没有放过他的意思,眼看着一碗干尽又乐呵呵的给人满上,“赵处长果然好酒量啊哈哈哈哈,这次真是辛苦你们了,来来来继续!”

赵云澜面上一点事都没有,心里已经开始祈祷酒局快点结束,他这胃疼起来可不是闹着玩儿的,总不能让刚刚才出院的沈巍照顾自己吧,赵云澜叹口气,右手举着酒碗,左手被桌子挡着轻抵在胃部,沈巍坐在一边面无表情的看着赵云澜不经意间轻蹙了一下的眉头,趁着赵云澜要再次喝酒的片刻揪住了那人的衣袖。

他这一动作明显让桌上的三个人都一愣,刚刚还欢脱的气氛瞬间尴尬的凝固在四周,沈巍抿抿下嘴唇,左手故意往下往小腹上贴,右手揪着赵云澜的外套装作有些吃力的开口,“云澜……我肚子疼……”

自打昨天沈巍进了医院,他怀着孩子的事情算是彻底瞒不住了,两桌上的人除了朗哥一个个都知道了这消息,坐在人身边的村长明显一激灵,也有些慌张的跟着站起来,“赵处长……沈教授不舒服的话你们先回屋吧……他刚出院不久……这儿夜里凉……别动了胎气才好”

刚刚听见沈巍呼///痛的赵云澜早就被吓清醒,听见村长的话只好装作为难的样子看向朗哥,“不好意思啊老哥!我先扶他回去休息了!咱们来日再聚来日再聚哈!”话说完便抓着沈巍一只胳膊架在肩膀上,直接扶着人往房间里走,趁着周边的人不再留意迅速的在沈巍的脸上偷了个香,“行啊宝贝儿!装的挺像啊!我都给吓清醒了!”

赵云澜身上还带着浓浓的酒气,沈巍偏了偏脸,语气有些嫌弃,“你身上酒味太重了,孩子不喜欢,你先离我远一点”赵云澜小心翼翼把人搁在床上,脸上的小表情明显有些受伤,看的沈巍又是有些于心不忍,抬手捏了捏赵云澜的右手,“刚刚看你胃不舒服,有没有好一点?”细心的赵云澜把自己带着酒气的外套脱下来搁在椅背上,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没往床沿上坐,愣在原地揉了揉鼻子,语气闷闷的开口,“嗯,没事了”

赵云澜顾忌着自己身上的酒气不敢靠近,只能坐在一边的木板凳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跟沈巍聊天,“当真没事?”赵云澜看着沈巍微隆的小腹倒了杯热水塞进人手里。“啊?没事”沈巍隔着腾起的袅袅雾气看了看自己的肚子,乖顺的喝了口热水。

百无聊赖的赵云澜浑身摸索着试图找根棒棒糖解解闷,奈何口袋摸了个遍也没找到一根反倒是摸出个易拉罐拉环来,他一脸疑惑的捏着拉环看了好久,忍不住开口,“这玩意什么时候到我口袋里来的?”沈巍顺着他的目光瞥了一眼那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拉环,沉默着继续喝水,哪知道赵云澜忽然笑了一笑,脸上露出了沈巍熟悉的孩子气,“哎媳妇儿,我给你变个魔术”赵云澜神秘兮兮的靠近,惹得沈巍忍不住轻笑着质疑,“你还会变魔术?”

“那可不?小看你老公,闭眼”沈巍无可奈何的笑了一声,一边吐槽着闭上眼算什么魔术一边还是老老实实的闭上了眼,左手被人轻轻牵起来,赵云澜屏着呼吸动作,半晌过后笑出声来,“好了好了,睁眼吧哈哈哈哈”沈巍睁开眼,看着还有些晕晕乎乎的赵云澜举着他的手往自己眼前贴,那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拉环被赵云澜轻轻套在小指上,沈巍鼻子有些发酸,看着那指环跟着赵云澜轻声笑了笑,“赵云澜,你这也太应付了”

“礼轻情意重嘛,到时候我一定给你买个好的!”赵云澜撑着脑袋,看着沈巍有些发红的眼角小声的打趣,“哎呦喂!媳妇儿!感动哭了?”看着赵云澜不正经的样,沈巍忍不住拍了拍他的肩,“少来,你明明知道我激素不稳定这都是正常现象”

“哎呦!后悔死我了!这时候不亲你一口真是可惜了!”赵云澜大大咧咧的往后仰了仰,抬起手来遮了遮屋顶上恍惚摇曳的灯光。

岁月漫长不值一提,不过是爱你。




我已经努力甜了!悲伤的我现在其实只想发刀!编剧请饶过我🙏🏻
谁也别想因为剧情结束就把我们抛弃【哭】
吃糖愉快!我爱你们每一个人❤
【另外,今晚要是be,我就陪着o太停更,否则我怕我刀了这个长篇√】

评论(70)

热度(1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