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

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澜巍】星海永明(一)

逆cp生子预警!!!ooc严重!!!私设较多!!!不适误入!!!

抱歉诸位!!!我又来辣你们的眼睛了!!!我最近想虐沈教授了!!所以我这个文笔辣鸡的初阶选手就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

主要剧情围绕巍巍被锁在天柱上那段

以下正文:


地星的空气仿佛是凝固的,没有风,湿冷的气流聚集在一起,压抑的让人快要喘不过气,头顶上墨黑色的云雾缭绕升腾,像是一张密不透风的网,严实合缝的把人笼在胶状的环境里,面前散发着盈盈蓝光的天柱劈开周边的昏暗,盘虬在上的铁链带着寒气,沈巍眼神冷厉的踩上最后一层台阶,抬了抬有些苍白的脸,轻淡的语气如同湖面上的三尺寒冰,过电一般萦绕在周边的空气里,仿佛带着让水面结上薄冰的威力,“夜尊,你给我出来!”

周边安静的让人心里发毛,沈巍咬了咬牙,冷冷开口,“你难道就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指尖贴上面前的天柱,沈巍忽地蹙了下眉毛,天柱里涌出的黑气搅上他的小臂,仿佛有着把人拽进石柱中的力气,沈巍迅速运力,另一只手掌心里的能量团还未等凝聚在一起便烟消云散,地星的环境本就不适合他的身体,且不说一路下来处理夜尊留下的摊子对他能量的消耗,被他用能量掩藏住的孩子同样毫不留情的汲取他为数不多的异能,负载过度的能量对他的身体有着由于孩子的本能保护而残忍的自噬,运力的瞬间小腹处钻心的疼痛让他不得不卸了力。

沈巍咬牙唤出斩魂刀,泛着冷光的刀刃毫不留情劈向面前好似弥漫开的黑雾,那团雾气灵巧的凝聚在一起,倏忽之间正对着沈巍扩散成依稀可辨的人型,悬浮在不远处不紧不慢的开口,波澜不惊的语气里仿佛带着笑意,“好久不见啊,我亲爱的哥哥”

话音刚落沈巍手里泛着银光的刀尖便因重力作用敲在地面上,拖磨出一段距离后径直朝夜尊的方向飞去,身后带着寒气的铁链仿佛有了生命一边攀上沈巍细瘦的手腕,绞紧的同时更多的链条从四面八方涌过来控制住他的身体,剧烈的冲撞力爆发在沈巍的后背和天柱之间,冷汗忽地覆上他苍白的脸色,好在身前的铁链没有勒住他的腰腹,可手腕处难以挣脱的链条仿佛将他狠狠地咬住,沈巍自然是腾不出手来运力安抚被惊动的孩子,只能硬生生熬过一阵磨人的胎动,几乎要咬碎满嘴的牙齿。

“看来你真的功力大减了”面前的一团黑雾嗤笑着凑近,眉眼出浮涌出蓝莹莹的光。沈巍抬起头来,眼神里像是有一把刀子狠狠剜过面前的人,“不是我功力衰减了,看来是你吞噬了更多的地星人”他的声音很轻,可夜尊偏偏听得清楚,他冷笑一声,一瞬间消散又聚集在阶前,语气冷硬起来,“我的初始异能只有一个吞噬,靠他人的生命力量来帮助我,我也是无可奈何呀”

“可他们每个人都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他们有自己的喜怒哀乐,不是给你施肥的养料”沈巍的语气里像是带着恨铁不成钢的怒气,夜尊忽地上前,在沈巍的耳边狠戾的开口,“够了!我最受不了你们这些假惺惺的嘴脸!”凝聚在一起的黑气如同泼开的墨水散开在链条上,蓝色的光自正中间沿着铁链扩散开,像是要把人搅碎在攀附重叠的铁条之下,沈巍猛地仰起头来,最脆弱的脖颈暴露在夜尊的面前,白皙的皮肤下鲜血涌过淡青色的血管,夜尊满意的看着那人暴起的青筋和顺着鬓角滚落下来的冷汗,轻笑着开口,“我要让你亲眼看着那些你视若珍宝的朋友,一个接一个的,惨死在你的面前”

沈巍几乎要没了意识,夜尊的话在他的耳边炸开,他能听出那人最后咬牙切齿的语气,耳边开始嗡嗡作响,就连眼前都仿佛翻搅起白色的浪花,夜尊忽地卸了力气,看着沈巍起死回生一般垂着脑袋找回自己的呼吸。他抬起手来掐住沈巍的下巴,强迫着那人跟自己对视,“那么,我亲爱的哥哥,让我猜猜,你现在脑子里装的究竟是你地上的小情人,还是……你肚子里给他怀的孩子?”

沈巍猛地瞪大了眼,他的眼底闪过一秒钟的惊慌,尽管被他快速的掩藏起来,可过近的距离仍然让夜尊很好的捕捉到了他的软肋。

“为了不让我发现,你还真是用了不少力气,只可惜,这点小聪明到了我这里,怕是没多大的用处了,毕竟,我可是你的亲弟弟”夜尊嘴角牵出一份有着复杂情感的微笑,抬手撤去沈巍施在自己腰腹处的能量,他的身前隆出脆弱的弧度,渐盈凸月的小腹毫无防备的暴露在夜尊的面前。

“夜尊!”束在身上的铁链被沈巍带得作响,毫无还手之力的那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夜尊带着凉意的手覆上他身上不堪一击的脆弱,沈巍的脑子里猛地闪过赵云澜的名字,他仿佛从来没有如此迫切的需要一个人过,几乎是同一瞬间,夜尊仿佛换了一副嘴脸,他的眼神冷漠又陌生,手上跟着用上了力气,突如其来的外力刺激让沈巍的嘴唇忽地没了血色,原本白皙的皮肤仿佛透明一般丢了大半的生气。

“哥哥,你心心念念的赵云澜和你肚子里这个还没出生的孩子,二选一,你会选哪一个?”沈巍猛地闭上眼睛,冷汗顺着侧脸淌下来,他的唇角挂着被自己咬破嘴唇后留下的殷红的血丝,倒是给他苍白的脸添上了点苟延残喘生命的气息。

“呃……”沈巍像是终于抵不过撕心裂肺的痛意,涌到嘴边的痛呼声硬生生被他咬牙憋成一声变了腔调的呻吟,夜尊颤了颤手指,咬了咬牙卸了力,看着沈巍整个人控制不住的往下跌了跌又被身上的绳索束缚着保持住对他来说如同折磨的姿势。

沈巍身前的重量让他腹底坠痛,可他腾不出手也坐不下,只得硬生生的承受着快要把他摧垮的钝痛,“我们走着瞧”夜尊忽地消散在眼前,沈巍抬了抬眼睛,又蹙着眉毛狠狠闭紧。

“云澜……”






我有毒我有毒我有毒我有毒我有毒我有毒!
别喷我别喷我别喷我别喷我别喷我别喷我!
其实面面是心疼哥哥的!信我!




评论(95)

热度(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