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

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澜巍】隔山灯火3

逆cp生子预警!!!!不适误入!!!
下一章我们就生崽崽啊啊啊啊!!!你们想看详细的还是一笔带过的!!???好喜欢沈老师虚弱梗(我有毒)

以下正文:


清晨的夺命电话call把赵云澜从睡梦中强行叫醒,原本就有的起床气连带着怕把身边沈巍吵醒的担心都化作了接通电话时没好气的语气,赵云澜难得心思细腻的给沈巍拽了拽身上的毯子,对着电话压低语气,“干嘛干嘛干嘛!?大早上的,把我老婆吵醒了你们负责啊!?”

电话那头支支吾吾了一阵,恢复了特别调查处应该有的沉着冷静的气质,“赵处,有案子了”

沈巍已经临近产期,赵处长心疼老婆孩子,郑重提示调查处的众人没什么棘手的案子不要来打搅他的陪产假期,义正言辞的强调要寸步不离的守着他的沈教授,如今特调处一通电话打过来,直接让他清醒过来,一边忙着拽过他黑色的牛仔裤一边用肩膀夹着手机问事情的来龙去脉。

一旁的沈巍悠悠转醒,自打孩子八个月以后他一直浅眠,赵云澜在他眼前跟自己黑色的皮夹克作斗争,他扶着腰坐起来,没等开口就看见赵云澜不顾穿到一半的夹克跑过来搀他,“我就知道那帮小兔崽子一通电话得把你吵起来,你别起别起,继续睡,一点小事,我一会儿就处理完,回来我给你们爷俩做饭”

“我跟你一起去”沈巍拦住他试图把自己扶回去的手,对上赵云澜因为吃惊瞪大的双眼嘴角弯了弯勾勒出一个浅尝辄止恰到好处的微笑。

“你疯了?不是……沈巍!你你你怀着孩子凑什么热闹?你这要是出点啥事……我咋整?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等孩子出生,其他的有我呢你不用操心”

“我是说,我去特调处等你,毕竟你也不放心我一个呆在家里不是?”终究是坳不过沈巍,赵云澜小心翼翼嘘寒问暖搀着沈巍进特调处大门的时候,一屋子的人都不自觉的为沈巍腾出一条直通二楼的道路,等到了解到沈巍只是因为自己在家没人照顾才到这里等着赵云澜处理好事情再回家后,立马缓和了脸上吃惊的表情,一个个的忍不住凑上去跟沈巍肚子里的孩子打招呼,祝红趁着赵云澜不注意伸手逗了逗那人肚子里的小家伙,抬起头来一脸母性的温柔,“哎,沈教授,什么感觉啊?”

沈巍礼貌的笑笑,丝毫不介意一家人在祝红的鼓舞下伸过来的手,“没多大感觉,就是动的厉害时腰不太舒服,像是踹了个皮球”

一旁的赵云澜伸手拍掉众人的爪子,嘴上跟着嚷嚷,“嘿!干嘛呢干嘛呢!当着我面调戏我老婆孩子,你们奖金不想要了哇?”

小插曲过后主要还是正事,大庆和林静跟着赵云澜去现场,留下祝红和小郭他们几个照顾楼上的处长夫人,沈巍的肚子已经掩盖不住,圆润的隆起看的小郭发懵,因为没见过这种奇妙的设定而显得手足无措起来,心里的不可思议明晃晃的挂在脸上,只得一遍又一遍的给沈教授递热水,嘴角扬出无邪的笑,“沈老师喝水!喝水!”沈巍接过稍稍发烫的玻璃杯,跟着一遍遍强调,“你们不用忙活的”

沈巍肚子里的宝贝孩子是整个特调处的重点保护对象,祝红小心翼翼的围着他忙左忙右,任凭沈巍要怎么帮她都不肯同意,等到处理好手头大大小小的杂事,又捧着手机凑过来给沈巍介绍各种母婴产品,众星捧月的待遇让沈教授更加的不好意思。

沙发够软,坐的时间久了后腰难免发酸,肚子里赵云澜的小宝贝儿估计是和他爹心有灵犀,自打赵处长离开特调处就没有消停过,沈巍不动声色的换了个相对舒适的坐姿,依旧带着浅浅的微笑忍受孩子欢实闹腾的动作,心里暗自盘算赵云澜还需要多久,小东西实属不知道沈巍怀着他有多么的不容易,猛地一脚硬是让人倒吸了口冷气,鬓角处渗出不易察觉的些许冷汗,原本放在沙发扶手上的手不自觉的探到腹底安抚忙着刷存在感的小东西。

祝红到底还是女性,心思总是要比小郭细腻一些,率先发现了沈巍唇色的变化,沈巍皮肤很白,乍一看倒是看不出疼痛拖磨出的苍白,只是那嘴唇的颜色变得不再像来时一样红润,祝红心里咯噔一下,凑近的瞬间刚好瞥见他微微蹙起的眉头,“沈教授?你还好吧?”她试探性的开口,在身边人缓缓抬头的瞬间感受到他前所未有的虚弱。

“你你你……不是要生了吧!?”祝红着急的伸手掏口袋里的手机,刚准备打给赵云澜汇报情况就被沈巍抬手拦住了接下来的动作,那人抿了抿发白的嘴唇,语气很轻,“别打给云澜,我没事,孩子能闹点是正常的现象,别打扰他了,估计一会儿就没事了”祝红虽然是女人,但到底是没经历过生孩子这一关考验,听见沈巍的话又不知所措起来,搓了搓手心里的汗期期艾艾的开口,“那……我能……替你做点什么?”沈巍笑了笑,试图让她放松下来,“不必了,孩子闹一会儿自然会停下的”

事实证明这的确和以往的胎动不太一样,一楼的大门被哐当一声推开时沈巍刚刚熬过一阵钝痛,赵云澜熟悉的声音传上来终于让他松了口气,额角的冷汗贴着侧脸流下来,把祝红吓了一跳。

楼下的人显然不知情,吹着口哨噔噔噔的跑上来,一边推开门一边开口,“媳妇儿你不知道我刚刚……卧槽!!你俩对着老子的宝贝儿干嘛了!?”推门的瞬间刚好看见沈巍没有血色的脸,赵云澜一跨三步走过来,急得够呛,干脆蹲在人面前握他抓在衣角处的手,“你咋了!?肚子疼啊!?你怎么不跟我说呢!?”沈巍抿着下嘴唇不说话,赵云澜伸手去擦他脸边的冷汗,“走走走,我送你去医院”

赵云澜扶着沈巍站起来的时候,身边的人腿一软险些没站住,赵云澜咬咬牙,一把把人打横抱进怀里,一向冷静的人吓得话都快说不清,“沈巍,媳妇儿,老婆,宝贝儿啊,没事哈,你深呼吸,深呼吸”

沈巍倒是还算冷静,被人抱住总有点不知所措,过了一会儿闷闷开口,“今天几号?”

“八号,怎么了?”赵云澜脱口而出,下一秒几乎愣在原地。

“赵处长把自己的生日忙忘了?”沈巍轻轻开口,语气毫无波澜。

赵云澜猛地低下头来,俗称鬼见愁的一个大老爷们眼角都在发红。

“你这是要我的命啊”他说。







没有经验,请教了一下我的师傅!
以及……让赵云澜和白哥同一天生日……算私设【?】希望大家可以同意
这个同一天的梗也是用了一下我师傅纯粹太太的《凌院长……》里的脑洞,她也同意了,放心只有同一天设定一样,其他的都是我自己的想法了!
没有文笔,谢谢喜欢,努力做一个优秀的镇魂女孩儿!不会搞生崽崽,下一次发文可能要久一点!我要去请教一下我师傅了哈!

评论(48)

热度(1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