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

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澜巍非ABO生子】十月逢春(番8)

逆cp生子预警!!!ooc严重!!!私设超多!!!不适误入!!!

*本章6000字,害大家没看懂,所以破字数谢罪

*前半部分基本没改,后半段重写

*虐章到此结束,我要宠人了

前文链接:<a href="http://always272.lofter.com/post/1f1623ce_12d477d2c" class="f-atbox s-fc2" target="_blank"  >十月逢春(番7)</a>

————————————————————

赵云澜很久没有这般醉过了,且不说怀上小姑娘的这四个月,再往前推个一年半载也不见得他醉的这般彻底。

 

沈巍闻不得酒味,太过强烈的酒精刺激总是让他的身体难受的紧,一向在酒桌上推杯换盏的人最多也不过是三杯白酒爽快下肚便会为了自己爱人的身体委婉拒绝下所有人的盛情邀酒,只是今天不知道怎就喝成了这样一副醉到迷糊的模样。

 

十一月的夜已经很冷了,从楼道窗户里钻进来的风把赵云澜的衣角吹得翻飞,连带着沈巍身上好不容易攒聚的热气都吹得一干二净,薄薄的家居服是抵不过刺骨的冷意的,本就不安分的胎儿也因此变得活泼起来,沈巍这时也顾不上腹中活动手脚的小孩子了,他用发凉的右手轻握住赵云澜无意间早就搭上胃部的左手,摩挲着那人分明的骨节轻声开口,“怎么坐这儿了呢?怎么不回家呢?我要是睡下了,你在这儿坐一夜吗?”

 

头脑昏沉的人被沈巍扶着右胳膊从原地上架起来,赵云澜醉得迷糊,虚抵着隐隐作痛的胃抬了抬眼睛,瞥见沈巍近在咫尺的精致侧脸又忍不住咬了咬下嘴唇凑上去在他嘴角上轻轻碰了碰,他像是说话都困难起来,却还是强打着精神含糊不清的回应,“就是……怕你睡了呀……”他眯着眼睛轻轻笑了笑,左手在空气里自顾自的夸张动作,“那我要是……进……进来了……你不就醒啦?那我……就不进来了……你睡你的嘛……我……坐一夜……也没啥事……”

 

“好了,不说了。”沈巍红着眼睛把人扶坐在卧室的床沿上,还没等重新站直身子又把要起身的赵云澜按回了原位,几次尝试未果,床上的人干脆扣住沈巍的两只手,借着他的站姿从床上挣扎着重新站起身来,踉跄了一下就要往前跌,被沈巍堪堪扶稳后又不在意的摆了摆手,“我……我不折腾你……我睡沙发……你在这儿睡……”

 

“你就在这儿睡,睡什么沙发……”沈巍佯装嗔怪的皱了皱眉,内心酸酸涩涩的伸手去解赵云澜身上的外套,他太久没碰过酒精了,火辣辣的酒液在胃里翻搅,把赵云澜的额头都逼出了一层不易察觉的细密冷汗,沈巍扶着酸软的后腰小心翼翼直起身来,轻握住他抵在上腹的手语气里透着不安和担忧,“我锅里给你熬了粥,胃里都是酒夜里会不舒服,我去给你再热一热,顺便煮一碗醒酒汤,你先睡一会儿好不好?”

 

床边的人累得已经睁不开眼睛,沈巍轻轻嘱咐下一声转身就要往厨房去,右脚刚刚往前迈了一步又被赵云澜轻攥着手腕骨拉回了原来的位置,“不行……你不能走……”刚刚还迷迷糊糊的人忽地就清醒了一般抬手揽上了沈巍的后腰,赵云澜坐在床边把整个脸埋在他的怀里,在两人极近的距离里颤颤巍巍的呼吸。

 

“沈巍你别走……你疼疼我好不好……你疼疼我……”薄薄的家居服随着赵云澜染上哽咽的声音晕开一片温热的湿意,沈巍抬手无措的拨了拨他凌乱的头发,一时间不知去处的两只手贴上他的后背像哄三岁的平平安安一样在赵云澜背后轻轻摩挲着让他安心,“我不走……我疼你……你怎么了赵云澜?你告诉我你怎么了好不好……?”

 

那眼泪是真实的,滚烫的灼着沈巍衣料下的皮肤,把人压抑在心里的情绪爆发的一干二净,被抱住的人温柔的把左手埋在赵云澜的发丝之间红着眼睛安抚着默默流泪的爱人,在他因酒精作用而混沌不清的字字句句里耐下心来去捕捉那些源自赵云澜心底最深处的声音。

 

“我难受……我特别难受……我发了狠的给自己灌酒……我以为我能忘记……哪怕一秒……可我不行……我忘不掉……”闷闷的沙哑嗓音带着哽咽冲击着沈巍的耳膜,站在床边的人抬起头来努力控制住想要向下跌落的眼泪,轻捋着赵云澜的后背终于想了个彻底。

 

身上痛到再过难捱也就罢了,和赵云澜心里的痛比起来总归是显得太微不足道了,也谈不上什么拒绝不得被迫灌酒了,说到底还是赵云澜自愿的,海星鉴的酒席上都是龙城有头有脸的人物,缭绕的烟雾充斥在聊到尽兴的众人左右,大概也不会有人注意到红着眼底试图用酒精麻痹自己的赵云澜了,热辣的酒液烫过食道,强烈的刺激只会让那人乱糟糟的大脑无情的当机一瞬,卷土重来的回忆泛滥成灾,数以千倍的痛苦让他所作所为的一切都只是苍白无力。

 

“沈巍……”赵云澜大概是酒醒了一半,他感受到沈巍一时间的沉默不语,缓缓松开桎梏在那人腰腹处的双手,抖了抖睫毛视线在他已有些明显隆起的小腹上轻轻扫过一眼,再开口时尾音都在发颤,“你也疼疼我吧……”

 

悬在半空中的手腕是被沈巍猝不及防扣住的,赵云澜自始至终没注意到他脸上几近干涸的水光,直到沈巍俯下身来才看清他脸上斑驳的泪痕,他是在被沈巍推在床面上时彻底清醒的,柔软的床垫自是能承受住两个人的重量,只是这般颠簸终究是让沈巍腹腔里的孩子跟着醒过来。

 

胎儿踢脚的动作隔着沈巍薄薄的肚皮清晰地传向赵云澜的皮肤,他忽地就慌了神,身上的人阖闭着眼睛不肯停下动作,哪怕早已因孩子的动作痛到脸色发白依然执拗的来吻赵云澜带着酒气的嘴唇,四个多月的小腹因为沈巍的动作坠得明显,赵云澜手忙脚乱的护着他的后腰托住他的腹底,感受着胎儿剧烈的动作语气急切,“沈巍!沈巍!?孩子!沈巍咱孩子!”

 

不应期里本是要卧床休息才能把本就不稳的胎息安抚住,极限之外的一系列动作早就让受了惊吓的胎儿动作越发挣扎用力起来,一拳一脚都是十足的力气警告似的撞上沈巍脆弱的宫体,圆润的弧度被孩子的手脚顶得变了形,赵云澜看得心惊胆颤,瞥见那人顺着侧脸向下滑的冷汗借力遏住沈巍的动作,对着入了魔一般的爱人低吼了一声:“沈巍!咱闺女!你还要不要了!?”

 

他这才察觉出沈巍的不对劲,手腕处被人发了狠的狠狠禁锢在掌心里,赵云澜半抬着头被迫接下那人猝不及防的一个吻,试着挣了挣手腕却愣是没能挣开,带有血腥气的铁锈味道在嘴里漫开,他垂着眼睛瞥了一眼沈巍嘴唇上的血迹,刚想要开口就被身旁的人狠下心来重重咬了咬下嘴唇,沈巍俯下身来轻轻碰上赵云澜渗出血的嘴唇,滚烫的眼泪一颗一颗落在他的嘴角,“你想知道的……我统统……全部都告诉你……”

 

属于两个人的血渐渐掺杂在一起,沈巍咬牙忍下腹中的一阵躁动,两手运力忽地从指尖处聚起丝丝缕缕的黑色能量来,蓝黑色的线条如同有了方向一般顺着两人十指相扣的手指渗进赵云澜的身体里,被束缚住动作的人瞪大了眼睛望着那团黑色能量,看着沈巍一瞬间彻底惨白的脸色终于忍不住哽咽,“你疯了!?你动黑能量干什么!?你明明知道这个时候最动不得的就是黑能量!!”

 

浑身上下过电一般痛过一阵,沈巍强压下赵云澜的挣动,虔诚的吻干净他嘴角新鲜的血色,气若游丝的声线里带着明显的颤音,“我已经……尽量不让你痛了……你再忍一忍……”蚀骨的疼痛从身体的每一处骨缝处传来,沈巍轻按住赵云澜扶在自己腹底的左手,垂下眼睛来忍着腹中断断续续的抽痛艰难开口,“闭眼睛……”,隐瞒了整整四个月的记忆被沈巍共享进赵云澜大脑里,眼前的一片黑暗里断断续续的传来数月前医院里的场景,赵云澜借着共享的记忆站在沈巍的角度把当时成心妍的一字一句听得清晰。

 

紧贴在左脸颊上的冷汗簌簌滚落,沈巍抽了手上的黑能量蓄着满眶的眼泪蜻蜓点水一般强撑着身子碰了碰赵云澜的嘴唇,闭着眼睛磕磕绊绊的回应,“不是故意要……伤你的……不应期里调不动能量……我只好以血开印……”

 

他被胎动带来的磨人腹痛折磨到筋疲力尽,瞥见赵云澜的眼眸里渐升的清明终于撑不住身子要往下倒,被眼疾手快的人揽进怀中时吐息都变得急促起来,钝痛的腹中是孩子按捺不住的折腾,熟悉的灼烫感密密麻麻的顺着汩汩血脉涌向四肢百骸,赵云澜咬着后槽牙俯身轻轻柔柔的碰了碰沈巍的嘴唇,语气里的心疼交织着无奈和因他不顾惜自己身体的嗔怪,“说到底……你终究还是为了这个孩子……把自己押了进去……成心妍劝你不要,你不肯听,我劝你不要,你也不许……就因为……因为她是个孩子?还是你心慈手软……一万年来只肯委屈自己,世间琐乱杂事数以千计,你沈巍……从来只对心狠……终究是也不放过我了,是吗?”

 

“不,不是……”他察觉到那浅尝辄止的吻里赵云澜强压进心底的悔恨和痛苦,忍下浑身上下挫骨的痛轻拉着赵云澜的左手扣上自己的小腹,掌心下的动作明显,赵云澜红着眼睛听他费力挤出唇齿的气音,“我本就生自混沌之地……独行万年之载理应不该待这世间抱有太过依恋的感情……只是终遇与你……舍不得断了……淌着你血脉的一切……我恨不得……恨不得把你的全全部部……融于自己……融进脉络神经,滚烫血脉……或是我融于你……贴着你的命……长长久久……也生生不息……”

 

“那你想没想过我怎么办……?我不求有多长久……你连我这辈子把你放在眼前心上平平淡淡陪你数年半载的机会都不肯给我了吗……她总有瓜熟蒂落的一天的,到了那天你让我怎么办!?要我看你渡命?抛下我所有关于你的记忆和憧憬,也谈不上我对于你时时刻刻的挂念和惦记……看你自己断了自己的命?”

 

“不怕。”他轻声开口,强撑着身子极端的不适回过身来把赵云澜轻轻抱紧,“不怕,我还有你。”

他忍到极致,俯在赵云澜的肩膀处撑着一口气断断续续的回应,腹中像是捅进一把锐利的刀子,拉扯着他的五脏六腑逼迫他意识迷离了清醒,清醒了又再度迷离。

 

“赵云澜……”压抑在眼底的滚烫泪水汹涌的洇进赵云澜的颈窝,沈巍半阖闭着眼睛感受到身旁那人终于把他拥入怀抱的温柔动作,在他的眼前褪尽了层层伪装,把沉重负压下伤痕累累的自己彻底安放在他的温暖里,“我很疼……”

 

赵云澜早该预料到的,不应期里破血印动用黑能量的后果,反噬带来的负荷影响不是循序渐进发挥作用的,沈巍似是在那一瞬间里疼白了脸色,小腹里坠着发烫,像是躁动的一团火球想要烧坏他的内脏,赵云澜扶着他卧进床褥之中,左手堪堪用神力在他的小腹处画了一道安神符,跪在床边平视着沈巍的眼睛语气急促,“不管一会儿发生什么,在这儿躺好不要动,我就在厨房,我不回来你千万千万不许来找我,知道了吗?”

 

月白色的茶碗被赵云澜摆在厨桌的正中央,他听着卧室里的动静摸出铁黑色的匕首来,一鼓作气似的在刀痕未褪的手腕处狠心割了第二刀,卧室里压抑的轻哼声激得他的手都在发抖,一刀下去完全没控制住力度,泛着冷冽黑光的刀刃划开皮肤的瞬间便从伤口处涌出大片大片的殷红,滴滴答答的血色顺着腕骨跌进茶碗里,赵云澜紧盯着墙上的挂钟,在流淌的时间里细数着沈巍的每一声隐忍的沉重呼吸。

 

明明是四个多月尚未完全成型的一个孩子,动作起来愣是像要顷刻间破腹而出,卧室外面没了动静,沈巍扶着床沿向上坐了坐,靠着身后的床板把所有的力气都用在气若游丝的一声轻唤上,“云澜……”磨得声音都在剧烈发抖,尾音控制不住的染上哭腔,厨房里的人自然是听得一清二楚,咬牙对着月白色的茶碗用力攥了攥拳头,瞥了一眼积攒了碗底的猩红液体慌乱的回应,“哎!我在呢沈巍!我在呢!我这就好!这就来陪你!”

 

滴滴答答的血红攒足了半碗,赵云澜松了口气用神力草率止住血,端住碗沿撑着桌台刚转过身来,瞳孔却在回身的一刹那控制不住的猛然皱缩了一秒钟,“沈……沈巍……?”

 

被唤回意识的人扶着墙面抬了抬眼,恍了一下身形忽地卸了全身力气一般就要往地板上坐,一闪而过的泪光刺痛着赵云澜的眼睛,铁黑色的匕首哐当一声从他手里脱落在地,赵云澜反手撂下手里的茶碗,一步并作两步上前用两只手稳稳的把沈巍接进自己的怀里,“赵云澜……你混蛋……”

 

“是是是……我混蛋,我对不起你,你别生气,你先别生气好不好?”赵云澜手忙脚乱把轻轻发抖的人揽进怀中,右手掌贴上沈巍发烫的小腹徒劳的安抚孩子的躁动,“不生气不生气,我知道错了,我不该瞒着你,我不对,不知道顾及你跟孩子,你别生我气,别生我气。”

 

沈巍红着眼底拿左手在腹底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柔动作,簌簌的冷汗随着他控制不住的颤抖跌落在地板上,他咬着后槽牙不说话,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气的,气管和食道火辣辣的疼在一起,一呼一吸都成了磨人的煎熬,。

 

忙着向沈巍解释前因后果的人被猝不及防的一把推开,赵云澜踉跄了一下回过神来,原本组织好的语言在看见地板上星星点点的血迹后成了一片明晃晃的空白,沈巍一手撑着地板一手捂住嘴巴,呛进气管的血液被他咳进手心里,又顺着指缝滴滴答答的落在地板上开出触目惊心的一片片血花。

 

“没事没事没事,我在呢,我在就不会让你有事的……”赵云澜哆哆嗦嗦的捧着沈巍的脸擦去他嘴角的血渍,取过早就备好的半茶碗血药对准他的嘴唇,看见他执拗的回避哽咽着把沈巍的脸掰回原来的位置,“我保证最后一次好不好……?小巍你张嘴好不好?你就当是为了孩子,为了咱孩子,喝下去就没事了,你听我话。”

 

“我……不喝……”沈巍咬牙推开赵云澜握着茶碗的左手,两只手撑向地面垂着脑袋又吐出一大口血来,赵云澜狠了狠心往自己嘴里猛灌了一口,控制住沈巍的两只手把嘴里的药渡进他的嘴里,怀里的人含着不肯往下咽,赵云澜便堵着他的嘴巴不许他吐,僵持了好一会儿才强迫着沈巍把嘴里的血药完完全全咽进肚里。

 

那殷红的血药如同化作了沈巍眼里兜不住的眼泪,一口口的灌进沈巍的胃里,像是尖锐的利器一般一刀刀的捅疼他的心脏,最终变成一颗颗的热泪被赵云澜温柔擦去,身体先于回忆作出反应,腹中灼热的痛感缓缓褪去,沈巍扯开赵云澜的衣袖,视线在他堪堪止住血的血红刀口上只停留了一秒钟又被赵云澜掩饰似的重新遮住,“没事,不看了,看了你心里难受,我心里就跟着……哎!?沈巍!”

 

袖口的衣料被人推至小臂,结了血痂的伤口兀自暴露在空气里,沈巍被这横切的刀口气得发抖,心里恼火又舍不得对着眼前的人动手,憋红了眼眶忽地抬手揽住赵云澜的脖颈,半张脸埋进他怀里哽咽开口,“赵云澜……你骗我……”

 

“以后不会了,以后再也不了。”赵云澜听出他语气里的委屈和心痛,左脸颊贴上沈巍被腹痛激出冷汗的额头,摩挲着他的后背语气放得轻柔,“我不疼的,我一点都不疼,我听你痛的时候整个胳膊都是麻的,我给自己划一刀你就这般心疼,你有没有想过……想过你疼的时候我有多难受吗?我也特别疼,我宁愿疼的是我,我求着这孩子和你平安,只恨我自己到底还是不能减轻你为我承受住的这份痛苦,我恨我自己无能为力,护不得你周全,害你这般煎熬下还咬着牙坚持……”

 

“我是心甘情愿的……”沈巍轻声开口,撤下右手来摸索着与赵云澜十指相扣,“为了你,我什么都是心甘情愿的……只要你好……万事统统值得……”

 

沈巍的声音极轻,一字一顿带着压制不住的疲倦,赵云澜知道他累,且不说孕育生命本身的辛苦难捱,一日二十四个小时里断断续续的腹痛,气短,盗汗也把他折磨的不轻,眼下已经是凌晨的四五点钟,沈巍一夜没睡身子骨自然是早就撑到极致,一旦安下心来身体上的疲惫便如潮涌至,赵云澜动作温柔的把沈巍打横抱回床上,轻轻柔柔的按揉着他后腰上绷紧僵硬的肌肉,坐在地上屏着口气小心翼翼的去拨他散落下来的潮湿刘海,“睡吧,等你熬过这几天,我就把平平和安安接回家,我知道你想他们,等你好一些了,我就把孩子们接回来陪你。”

 

床上的人缓缓闭上眼睛,轻轻颤抖的睫毛看得赵云澜心里发痒,他撑着床沿凑上去蜻蜓点水般碰了碰沈巍的上嘴唇,握住他露在被褥外的右手不易察觉的红了红眼角,“沈巍……我爱你……”











如果您没看懂,戳我8:<a href="http://always272.lofter.com/post/1f1623ce_12d521e83" class="f-atbox s-fc2" target="_blank"  >关于赵云澜知道了什么</a>

评论(52)

热度(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