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

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澜巍】甘之如饴(试阅)

·澜巍生子预警
·短篇幅,虐为主甜为辅(HE.)
·国际刑警队长澜×大学生物教授巍,没有黑能量设定,两个人的崽崽33周大.
·文中涉及跨国连环杀人案,以及牵扯出的du品交易,赵sir的枪戏打戏有
·私设多,ooc严重【敲黑板】,有预警,别搞我
·感谢@Yilisery_® @Nivopuk @硌牙章鱼 的友情帮助.
·大纲链接:恳请各位务必了解一下












(开头试阅)


沈巍在午夜的机场送别他,那是他第一次极为认真的看赵云澜,城市霓虹灯的碎片落在他们的面孔上,赵云澜的手握在他的腰间,温柔的把他抱在怀里,他在浓郁到化不开的黑暗里就着一缕残余的光捕捉赵云澜的神情。

那样决绝,又那样留念。

“你去多久呢?”沈巍轻声开口,垂着眼睛看赵云澜的右手在自己膨隆的腹部温柔的和欢实的孩子道别,“去多久呢?”

“最多两个星期。”赵云澜凑过来亲了亲沈巍的额头,“等我回来,我就在家好好照顾你,直到我们的孩子出生。”

赵云澜是在晚饭时接收到战厅下达的指令。

继中国发生了第七起杀人案后,俄罗斯的莫斯科市在三十个小时后紧接着发生了第八起,由于犯罪分子的手法太过恶劣,案件发生后紧接着便引起了中俄两国相关部门的重视。

ICPO的各级高官早就被先前发生在中国的凶///杀案搞得焦头烂额,三起大案在一星期内里隔日发生,部署下去的兵力压根没起任何作用,断断续续的线索完全不足以串联起这几起案件。

无头苍蝇似的忙了一段时间也不见得案子有多大的进展,毫无头绪的总指挥官这才不得不一通电话亲自打给赵云澜。

沈巍怀孕八个月有余,赵云澜放心不下半个月前就请好了陪产的假期,战厅里的各部长官清楚他的请假缘由,可到了如此火烧眉睫的地步不得不把他重新请回来。

赵云澜身任国际刑警队的队长,入警近十年以来风里雨里摸爬滚打立下无数赫赫战功,也算是战厅的一大主心骨,如今案子迟迟没有进展,几位高官讨论商量了许久,最终决定安排半个月的时间让赵云澜出境追踪调查。

已经是夜里的一点钟左右,入了秋以后的风凉的透彻,沈巍垂着眼睛不敢正视赵云澜,一边给人整着警服的领带一边强压着语气里的不舍轻声开口,“好啦,该走了,再晚了要来不及了。”温婉的字句轻轻叩动着赵云澜的心,面前的人蓄着薄薄的一层眼泪稍稍用力的把人抱进怀里,“那我再抱抱你……”

沈巍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在赵云澜的后背上轻抚,像是安慰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他由着赵云澜护着他的肚子把自己环得越来越紧,听着那人埋在自己的肩膀处闷闷开口,“一会儿出租车把你送到家时记得给我打电话……”

“云澜……你不用担心的,我能有什么事,我和孩子等你回来的,倒是你让我放心不下,不用为了我把自己逼得太紧,无论如何,把自己照顾好你知不知道?”身前的人轻轻应了一声,想要抬起上半身松开怀里的人,沈巍闭上眼睛把人重新抱紧,再开口时声音带着不易察觉的哽咽,“云澜……你一定要回来陪我……孩子出生的时候……我希望你能在我身边……”

赵云澜忽地红了眼眶,他抚摸着沈巍身上柔软的布料,侧过脸去吻了吻那人的耳朵,“我会回来,我一定回来陪你……”

出租车早在一旁等候,赵云澜一手环着沈巍的后腰一手拉开车门,小心翼翼的把人扶坐在后座上俯身在他身前的隆起上蜻蜓点水般吻了吻,腹中的孩子到了活动手脚的时间段,胎动时向外舒展的小手把外套顶出小小的弧度,赵云澜心疼的厉害,柔下声音来哄劝欢实的孩子,“宝儿乖一点,爹地真的要走了,别闹爸爸了哈”

出租车缓缓驶入夜色,沈巍借着几点零星的霓虹灯光打量赵云澜的身影,初秋的风把他外套的衣角吹拂着翻飞在空气里,沈巍的眼眸里忽地氤氲起荡漾的水意,他不怕离开不怕分别,他怕的是一去不返再不相见,簌簌的眼泪猝不及防的落下来,又被沈巍手忙脚乱的擦干净,腹中的胎儿像是感受到沈巍的情绪,安静下来温柔的在他肚子里鱼儿吐泡泡一般动作,沈巍左手在腹底轻抚右手划开手机屏幕正中央的短信——沈巍,我爱你。







从上海到莫斯科的航程算不上近,赵云澜浑浑噩噩的在飞机上挂念了沈巍九个多小时,不出意外的在俄罗斯的清晨六点钟下了飞机,几近北极的城市天亮的晚,身边骤降的温度裹挟着湿冷的风吹得赵云澜一个激灵。

候机大厅里亮白色的灯光刺得人一时睁不开眼睛,赵云澜半眯着双眼适应着突如其来的强烈灯光,左手拽着行李箱的拉杆右手摸索着从大衣的口袋里掏手机。

孕晚期上调的激素让沈巍对他的依赖程度直线加大,九个小时的惦记不安必然让他一夜都没能休息好,大厅的门口聚集着三三两两随同他一起前来的出生入死的手下,赵云澜在耳边的等待音中迈着稳健的步子走到他们正前方,在听到沈巍熟悉的声线时才嘴角上扬着藏不住眼角荡漾开的笑意。

沈巍这边正是上午的十一点钟左右,赵云澜不在家他心里挂念,再加上孩子闹得厉害他午饭都没吃好,赵云澜打来电话的时候他正撑着后腰站在书桌前陶冶情操,米黄色的宣纸上被他用细毛笔密密麻麻写了满满一页的赵云澜,腹中的孩子听到赵云澜的声音动了动手脚,桌前的人嘶的抽了口气笑着抚了抚胎动,“小姑娘这么快就想你了。”

跟在赵云澜身后的得力部下看着自家队长宠溺的笑了笑,拿出远比对待他们温柔百倍的语气轻声嘱咐,“我不在家辛苦你了,万事都小心谨慎着点,我争取每天夜里给你打个电话,照顾好自己和咱女儿。”

一通电话腻歪了十分钟才舍得挂断,赵云澜刚把手机从耳边撤下就看见身旁众人一个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走在最前面的人整了整警///服领带,不自在的看着几个手下皱了皱眉,“怎么啦?我跟我媳妇儿打个电话你们一个个的什么表情?工资给你们发多了还是假期给你们多放了?羡慕的话找自己媳妇儿呗!看我干嘛?”

几个从入警就跟着赵云澜的人啧啧出声,知道赵云澜明知故问忍不住推搡他一把,“得了赵队!我们几个谁不是你从开始看到现在的,国际刑警这么危险工作多少个女友都吹了?谈到现在哪有结婚的?也就是你连孩子都快生了!是吧赵准爸爸?”

“行了你们几个!仗着跟我熟眼里就没我这个队长了是吧!”赵云澜故作严肃的把在自己身边打趣的几个人推到一边,原本带着笑意的脸在踏出候机大厅的瞬间恢复回了平日里的冷峻肃然,身后的六人立马分成两队一边三个站定在赵云澜身侧,望着眼前早就等候他们的俄罗斯特///警摘帽敬礼。

眼前的平旷场地上停着一排统一车型的警///车,红蓝交映的灯光被风打碎在空气里,又紧接着被吹到更远的地方,站在队伍正前方的军官迈着坚实的步子走过来稍稍弯腰和赵云澜握了握手,随口而出的中文虽然有些拗口却吐字异常清晰,“赵云澜先生,请允许我们率先感谢贵国对我国的帮助,愿我们两国求同存异,争取早期破案。”

“那是自然,承蒙贵国照顾,还请多多指教,还望你我两国友谊长存。”










几年前发生的国际大案被赵云澜当年一举攻下,因而他的名字在各国都有所耳闻,为期一个月的凶///杀案到了关键时刻,俄罗斯的战厅在赵云澜赶到的当天上午立马召开关于整个案件的会议,对前七次的案子分析被制成ppt的形式在投影仪上一张接一张的放映,赵云澜揉揉太阳穴往椅背上靠了靠,换了个让后腰相对舒适的姿势。

“赵sir,这是您要求复印的档案。”身后的秘书俯下身来轻声开口,看到赵云澜轻轻点头连忙把手上的几份复印件递进他手里。



(中上部试阅)


车胎在柏油马路上摩擦出零星的火光,赵云澜左手捏着方向盘转了半个圈,右手顺势挂到最高档,油门盘上的指针在一刹那指向180,车尾的排气管嗡的一声发出一声闷响。

闪着红蓝灯光的黑色警车如同一辆奔腾起来的黑豹,顷刻之间咬上前方红色跑车的车尾,刺耳的摩擦声在空气里响彻,顺着车窗投掷出来的炸弹摔上赵云澜的车玻璃,黑色的警车转过半圈甩开足以致命的手雷,迎着在车尾处爆炸的火光冲到红色跑车的侧面。

赵云澜咬牙按开蓝牙耳机,右手挂档猛踩了一脚油门,警车轰鸣一声冲到跑车的前侧,主驾驶里的人迅速转动手上的方向盘甩开车尾,黑色的车尾旋过半圈径直砸向跑车的头部,“第一支队,第二支队,长桥尽头分列开拦住余下一辆车!剩下的警车随后跟上我,所有警员小心手雷!”

一时失了方向的跑车撞向一旁的护栏,赵云澜握紧右手的挂档杆,压低车速把身边的红色跑车推搡到栏杆处,车身和立柱摩擦出火花坠落在柏油马路上,赵云澜转过手里的方向盘,操控着车身径直把跑车逼停在长桥的栏杆处。

两车后方的警笛声迅速撕破周遭的空气,冷冽的风涌进破碎的车窗,跟上的警车迅速形成圆圈包围住中央的的跑车,赵云澜踹开车门跳下警车,摸出侧腰上的手枪顺着车尾贴近主驾驶的门。

身后的特///警迅速摆开阵势,长短不一的枪///支指向冒着断断续续黑烟的红色跑车,赵云澜拧着眉头拽开车门,黑黢黢的枪口指向座位上举起双手的硬汉,“别动,警察。”




(中后部试阅)


电脑荧屏上传过复杂的DNA结构图,沈巍抿了抿下嘴唇在座椅上换了个让腰腹相对好受些的姿势,“我看过了,双链里有一条的碱基发生了突变,看结构应该是人为的基因工程,我想过……嘶……”

“小巍你怎么了?”对面突如其来的抽气声让赵云澜站在白板前的脚步一停,手里的马克笔顺势一顿,“巍巍?宝贝儿说话!”

“没……没事……”沈巍忍过腹内一阵磨人的胎动,揉了揉太阳穴轻声开口,“太久没见你了……得有两个星期了吧……你也没回来……孩子都想你……听见你声就闹我……不要紧……我接着给你讲哈……”

电话那头的赵云澜咬着嘴唇仰头看了看天花板,听见沈巍压抑的声音语气柔和下来,“小巍你别说了……把视频打开……我不放心……你让我看看你……”

坳不过赵云澜的坚持,沈巍叹口气把电脑上的摄像头打开,不出意外的在看见赵云澜的那一刹那红了眼眶,“瘦了……”

挂念了沈巍整整15天的人心疼得厉害,瞥见那人没有血色的嘴唇眉头皱了皱,“不对劲,小巍你肚子疼是不是?我跟你说你现在的身子不能强忍,有什么事一定先给医生打电话,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疼?”

“没有……就是女儿想你了……”荧屏上的摄像头向下对上沈巍身前的隆起,膨隆的腹部被孩子的手脚撑出轻微的弧度,屏幕前的人眼里蓄着薄薄的眼泪抬手去抚孩子向外试探的小手,温柔的力度轻按着把腹部的小鼓包安抚下去。

“真的就是想你了……”



(结尾试阅)

赵云澜红着眼眶跪伏在床边,抖着指尖拨开沈巍额前散落下来的汗湿的头发,长达二十几个小时的钝痛把床上的人折磨到神经濒临崩溃的边界,沈巍攥着被面费力抬了抬眼,额角的冷汗顺着眉骨落进他的眼睛里,刺得那人眼角的泪水簌簌地落向身下的床单。

赵云澜掰开沈巍的手指握进自己的掌心,哽咽着把手轻轻贴上沈巍的下腹,“小巍我回来了……我回来陪你了……”

“云澜……你终于……回来了……”

……(生崽崽太难了我再想想哈)

嘹亮的啼哭声在胎儿滑出母体的一刹那响彻清晨,赵云澜起身抱住床上气息孱弱的人,蓄了满眶的泪水终于顺着眼角淌下来,落在沈巍的脸上和他的泪水融合在一起。

“宝贝儿你真棒,我爱你沈巍,我爱你。”

“赵先生……送医院吧……出血量太大了……再这么下去……大人要保不住了……”




——试阅结束——



是这样,我要是有本呢,这个就不公开了,就放进本子里了。
我要是没本呢,我决定了以后再把省略的部分补上,我现在专心填剩下的两个坑了,当然这些片段还不完善,我会在之后修改的更好一点,今晚打字比较草率,效果不怎么好。
《甘之如饴》暂且就这样(?),谢谢大家的喜欢和支持🙏🏻

评论(74)

热度(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