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

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澜巍非ABO生子】十月逢春(二十)

逆cp生子预警!!!从怀孕初期到生孩子十个月全过程!!!ooc严重!!!私设超多!!!不适误入!!!
👆🏻我写《十月》是给想看的人写的,说过不适误入了,所以就别搞我,我更文不是为了给自己找不愉快的,是澜巍是生子!我求求杠精看一看

warnings:真·也就一两段话·特别不正经·简单唤醒赵云澜神格,急于完结,不搞支线,唤醒神格只是为了功德笔处的剧情,不过分强调剧情线只着重于澜巍感情线。

前文链接:十月逢春(十九)
————————————————————
整个把沈巍抱在怀里的赵云澜压根腾不出手来按开卧室的灯,只得就着房间里刹那间刺白的雷光诚惶诚恐的把人轻放在双人床的正中央,压抑的呼吸声搅乱他的心跳,心脏撞击在胸腔里的回音在封闭的房间里被无限放大,转瞬之间又被沈巍断断续续的咳喘声切割的四分五裂。

夜色像是冷眼旁观的一只怪物,斜睨着眼睛冷漠又残忍的打量着这个物是人非的世界,任由冷冽的秋风顺着窗角灌进房间,携着潮湿的雨气和厚重的残枝枯叶的气息逐渐让赵云澜的四肢连带着左胸腔里的那团血肉变得冰冷而麻木。

视线隔着涌动的黑暗,赵云澜咬牙摸索着按开床头的台灯,鹅黄色的暖光撕破夜色,把周遭的暗沉吞噬的一干二净,沈巍身下的床单被他自己搅的皱在一起,积压的钝痛迫使他死揪着床面才能保证自己不痛呼出声,赵云澜跪在床边把他指尖泛白的手箍进自己的手心,抚摸着他的骨节徒劳的一遍又一遍的安抚。

雷声足够响,沈巍足够疼,赵云澜的哽咽没在他漫无边际的痛楚里显得苍白又无力。

床上的人像是受了伤后努力保护自己的一种小动物,他的后腰担负不了六个月双胎的巨大压力,侧卧的姿势反而让他更好的把自己身前不堪一击的脆弱护在怀里,赵云澜能感受到周身似有似无的能量压迫,沈巍腰腹处的空气如同被抽离的空间,交错静止在他的视线里,像是熔化的岩浆重新被冻结,于是冰火相接凝固着变得参差错落,他知道那是一圈暗暗涌动的黑能量,围绕成薄薄的一层贴合住沈巍的腰腹,竭尽全力的保护着他们的那两个小生命。

赵云澜跪伏在地板上抓过床尾的外套,哆嗦着指尖从口袋里掏出一截朱红色的信香,床头柜里杂七杂八的物件被他翻的哗啦作响,沈巍垂着眼睛看他手忙脚乱的把燃着的信香立在床头柜上,对着腾起的淡淡青烟嘟囔着他听不真切的话语,肚子里胎动得厉害,孩子像是有着破腹而出的架势,搅得床上的人不得不一阵又一阵的揪紧身下皱巴巴的床单,赵云澜俯下身来抱他,抚摸着沈巍轻颤的后背一遍遍的重复嘴里的话,“小巍乖……一会儿就好一会儿就好……”

半夜叨扰地星的摄政官着实不是个妥当的时间点,可眼下也拿不出其他办法可言,卧室里半开的窗户啪嗒一声自己扣紧,顺着门缝涌进来的白色雾气在房间里扩散开,待到边缘消散才朦胧出来人模糊的身形。

赵云澜的眼底氤氲着水光,眉宇间显而易见的焦灼依然挡不住他不言自威的气质,那双蕴酿着复杂情绪的眼睛和摄政官来了个四目相对,来人便径直颔首弯腰抬手作揖,“令主大人…您……”

赵云澜没时间听他不紧不慢的谈长道短,握住他的小臂径直把人拖到床边,额上暴起的青筋在看到沈巍猛然蹙起的眉头后愈加明显,“少废话!救人!”

归根到底还是沈巍体内紊乱的黑能量体系,赵云澜坐在床侧把一个劲发抖的沈巍抱进怀里,垂着眼睛看那人把后脑勺搁在自己的右肩上闭着眼睛重重地喘气,腹中胎儿的动作让他控制不住的往上挺起自己身前的隆起,满头大汗的摄政官运作起手中为数不多的黑能量,聚起的蓝黑色能量团未等凑近沈巍的腰腹便被那人一声压抑的痛呼强行止住了动作。

“呃……别碰我肚子……不要……”原本就不稳定的能量还未等安稳便被强行扰乱,腹内痉挛似的疼痛让他忍不住狠捏住赵云澜的右手,身后的人偏过头来吻他汗湿的额头,蓄了满眶的眼泪顺着他的面颊落在沈巍的脸上,“小巍别动哈……忍一忍宝贝儿忍一忍,不疼了不疼了”

运作起的能量注进沈巍的下腹,赵云澜箍紧那人的双臂控制住他挣扎的动作,疼痛泛滥成灾,以铺天盖地的架势席卷着他摇摇欲坠的神经,沈巍仰着白皙的脖颈有一下没一下的倒吸冷气,生理性的眼泪顺着眼角流下来又被红着眼睛的赵云澜吻去,“云澜……呃……赵云澜……你放过我吧……云……云澜……疼……”

“小巍……沈巍!”赵云澜牵着沈巍的左手贴上自己的脸侧,摩挲着他的指尖落了一串滚烫的眼泪,“宝贝儿你看着我你看着我”失了焦距的眼睛逐渐对上赵云澜湿润的眼眶,那人的声音里都染上了颤抖的哭腔,“我错了沈巍……我不该把你一个人留在家里的……我不该在你这种时候顾不上你的……我不该没保护好你和孩子……是我不对……我错了我错了……”

寄渡能量的过程终于熬到了收尾的环节,燃起一截安神香的摄政官刚动身返回地星,赵云澜就手忙脚乱的把沈巍抱得更紧,揪过床尾的被子把人裹了裹后胡乱的抚摸他汗湿的刘海,“小巍受委屈了哈……我家小巍受委屈了……”

怀里的人在安神香的作用下逐渐平息下来,沈巍摸索着握住赵云澜搁在床沿上的手,垂着眼睛缓慢的贴上自己的下腹,灼热的温度已经消退,掌心处却像是有条暖流穿过一般让赵云澜福至心灵,沈巍轻阖上眼睛把自己往那人的胸口处埋了埋,哑着声音呢喃出声,“昆仑……”

轮回万年的辗转反侧的记忆过电一般涌过赵云澜的大脑,沈巍一遍又一遍呢喃的名字刺激着他本就敏感的神经,残余的黑能量通过两人之间的生命共享直接唤醒他一万年的记忆,赵云澜忽地记起他们山水迢迢的相遇,眉目相映着携手相随的那千里万里,记忆中有着沈巍熟悉的模样,还有簪起长发青衫磊落的男子,他们在落日桥头,断鸿声里相互思慕,蕴育着用生命洇渡的感情。

时间开始稀薄,时光爱恨的界限变得模糊,陌生的熟悉感让赵云澜想起似曾相识的山盟海誓,记忆里的沈巍不再是地星的万乘之尊,更像是个意绵绵情切切的少年郎,是个多喜又多愁的有情人。

他们是一生一代一双人,独一无二。

赵云澜忽地落下串泪来,贴合在沈巍腹底的左手颤抖着闪过一束亮白色的光,窗外突如其来的响雷把夜色劈开,房间内霎如白昼,簌簌树影婆娑起舞,枫红如火摧枯拉朽。

河流纵横驰骋,万里奔腾着呼啸而过,龙城之上漂泊盘旋的风,城西山岭之上葱郁清丽的树,骤风驶过,素草苍苍,白露茫茫,天翻地覆,归至洪荒。

腹中的孩子感受到来着赵云澜手头能量的慷慨分量,蜷起手脚安静下来,沈巍失了血色的脸苍白的几近透明,浮涌入窗的稀薄阳光落在他的脸上,让赵云澜记起万年前的那一场告别,是暗夜无眠,心底风起云涌的一场欲说还休。

积淀了一夜的疲倦潮水一般将沈巍吞噬,赵云澜的眼里闪着水光,捏着湿热的毛巾小心翼翼的去擦他满是虚汗的脸,他不知道情缘邂逅的一场盛景之后,是如何苍凉无力的等待,不想要放手,于是守着记忆相思着走了这么久。

床上的人迷迷糊糊的睡了半个小时,转醒时就瞥见赵云澜坐在床边摆弄着小臂上的伤口,昨天夜里顾不得疼又淋了场雨,缠绕在上的绷带已经见了血,赵云澜正背对着他捏着棉棒给伤口消毒,酒精刺激着皮肉,白色的棉签瞬间吸饱了血,沈巍有些身形不稳的从床上坐起来,越过那人的肩膀握住他想要动作的手,“我来……”

赵云澜失而复得一般回握住他,扭回头来用视线描摹沈巍的模样,他的神力帮着沈巍提前熬过了不稳定的能量供给期,可几个小时前那后怕的场面依然让他觉得不真切,赵云澜沉默了几秒,猛地把人拉进了怀里,“沈巍……”

“是我……”

长风万里,模糊了辗转的记忆,岁月荏苒,你我不减深情。









结尾发糖就很突兀,我决定下一章再甜1551求求大家给可怜的AA一点红心蓝手,因为我想涌抱小绿v,但是她说我热度不够高呜呜呜
昨晚心情不美丽,码字没感觉,所以这一章写出来其实效果很差,就觉得啰里啰嗦写不出感觉和重点,很郁闷🌚
我现在搞《十月》感觉越来越差劲呜呜呜
去给大家码《桎梏》,罗非罗浮生真的不了解一下吗旁友们呜呜呜:桎梏(一)

评论(63)

热度(9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