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

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澜巍衍生/罗非×罗浮生】桎梏(一)

·澜巍衍生!逆cp预警!
·生子预警!为爱勇敢迈出生子第一步呜呜呜(不好意思我就是想看生哥揣着孩子打架1551)
·《许你》没看……我无法接受那个剧情,所以私设超多!ooc严重!逻辑混乱!没有剧情!
·《桎梏》是个短篇,五章左右结束,不接受杠精,这一章可能是是试阅,剩下的我可能会搁进本子里(倘若我有的话哈哈哈哈),也可能发出来呜呜呜我就是怕被怼1551
·纠结了好久还是忍不住搞了生哥,能有开篇的勇气还要感谢这几天支持我的姐妹们,尤其感谢@Yilisery_® ,期待yy的生孩子哈哈哈哈(不是













日影衔山,暑气未散,天色尚带着一些灰暗,腾起的萧瑟肃杀之气从狭长的巷道里弥漫开去,像是天边那一朵渐行渐远的黑云,悄无声息之中笼住罗浮生的心。

东江城中这几日盼不得安生,他前些日子身体不适被罗非一意孤行锁在家里安分了两天,院外走漏的风声从城东传到城西愣是没传进他的耳朵,也难怪前几天罗非一天到晚拧着眉头,棘手的事处理不下还要防患着自己秉着“雷霆万钧”的处事风格混出来来个痛快,着实是不容易。

东江码头的几批货物被截了十几个时辰,青帮一众前后加起来也要有足足一个星期没见得罗浮生,嚣张跋扈的几个人愈发变本加厉,这时候见了他这个“狠角色”虽说不敢轻举妄动,却也依旧一副轻屑的模样,对面的人数不见得少,罗浮生叉着裤口袋抬眼扫了一圈,右手里玩出花样的蝴蝶刀忽地抬起来对着眼前的人转了个圆,他打下码头的这几年各种架势见了个遍,七八个咬牙切齿的壮汉压根让他紧张不起来,嘴角带着讽刺的笑愈发明显,罗浮生的眼神里甚至挂上了显而易见的同情,“我说,你们青帮在我的地盘上还这么嚣张,背后谁给你们撑腰啊?”

这话就像是引燃的最后一点火星,罗浮生转着在手指间游走的蝴蝶刀满意的看着对面的人被激愤的怒目圆睁蠢蠢欲动,他的时间实属有限,且不说罗非那边尚且不知道他瞒天过海,府里的大夫今上午刚被那人请过来给自己检查身体,他大大咧咧的把细瘦的手腕往前一递打算草草了事,也好让罗非死了这条把他当成个病患看待的心,哪知道那大夫捏着他的手腕毕恭毕敬的摸了几次脉象,眉头皱的越发让人心慌,罗浮生不耐烦的抽回自己的手,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自己先打趣起来,“看您这样子我是得了绝症活不长了?”

“不是不是!”府里的大夫不想得罪罗非自然也就得罪不得罗浮生,摆着两只手后退了一步,眼里的神情落回他身上时又变得复杂起来,“不是绝症你就直说!没病老子也快被你给憋出病来了!”

自以为做足了心理准备的罗浮生在听到自己脉象呈喜脉这一消息时还是忍不住手抖摔了个茶碗,候在门外的几个手下应声敲了敲门,刚打算进来便被罗浮生几句话又止住了动作,他就着那大夫的话把自己前后几天的症状一项接一项的往上迎,掰着手指头数了数上一次和罗非搞到昏天黑地的日子,两个月整,那段时间两人都忙的紧,稀里糊涂的一时没在意就来个本不该来的孩子,嘱咐了那大夫暂且瞒着罗非的几句措辞,还未等消化自己有孕在身便浑水摸鱼溜出来准备揣着他罗非的亲儿子宣示主权,倒也算是他罗浮生的性子。

罗非气急败坏赶到巷口时看见的就是自家祖宗一个高抬腿把人踹倒在地的场面,他手头上的要事安排的满,闲暇的时间几乎不复存在,办公桌上一通电话打进主座机,手头的部下言简意赅的径直传达核心意思,坐在皮椅上的人拧着眉头把“码头截货”“城东巷道”“打架”几个词编排了几下,甩了手里的档案袋揪着椅背上的外套就让门外的守卫安排车子,捏着眉心的川字咬牙嘟囔了两遍罗浮生响当当的大名。

巷道七扭八折,阴暗的避光处不知道匿着几个痞里痞气的打手,看见领头的人往前上也就三三两两拖着木棍铁棒不紧不慢的晃出来,刀刃和石子碰撞出咔啦咔啦的诡异声响,迎面而来的那人到底还是自不量力,罗浮生侧身躲开他的匕首,左手握紧他的手腕右手里的蝴蝶刀紧跟着转了个圈咬上了面前的小臂,刀面碰撞发出清脆的刺响,他抬腿解决了左边这个揪着右手边的人拖到自己面前,手里的刀子顺势捅进了那人侧腰处不足以致命的地方。

罗浮生打的得心应手,罗非看的心惊胆颤,那人的脚边已经横七竖八的倒了十几个人,尚且还能用两条腿站着的人终于被罗浮生的架势吓得不敢再肆无忌惮,青帮的领头人咒骂了一句,从腰间摸出把几十厘米的长刀径直冲着罗浮生的方向冲,站在原地的人目光狠戾,扯住他的袖口反手卸了他的刀子,右腿一脚踹上他的膝弯,捏着他的下巴强迫着那人跪在地上看向自己溅了猩红血迹的脸,“以后再敢找洪帮的麻烦,老子剿了你们青帮,带着你的人,滚!”

罗浮生眼底的冷厉和他手里的那把沾着血色的蝴蝶刀别无二致,跪伏在他面前的人似要咬碎满嘴的牙齿,却又被自己败于下风的处境搞得尴尬,只得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起来,恶狠狠的准备拉着身后的人撤退。

罗浮生撑着膝盖喘了口气,耙了耙散下来的几缕头发抬眼就看见罗非拧着眉头站在不远处,黑黢黢的枪口正对上自己的位置,他的脸上浮现出一秒钟的惊痛,未等开口就听见那人咬牙切齿的一句喊声,“浮生!趴下!”

车水马龙的城中巷道听不得枪声,安了消声器的手枪在嘈杂的声音里射出一枚子弹,转瞬之间钉进罗浮生身后一人的胸口,殷红色在心口处迅速蔓延,仰面躺倒的人显然死了个透彻,罗非看着撑住地面迟迟没有动作的罗浮生,心头一紧作势就要上前。

半跪在地的人咬着后槽牙忍过下腹一阵突如其来的锐痛,重重地喘了口气想要起身,脚踝骨被身侧的一只手冷不丁的握紧,只剩下一口气的人卯足了劲握着把血淋淋的刀子就要往他的小腿上刺,腹底有一阵没一阵的疼痛让他的反应稍有迟钝,却依旧在那把刀子捅进小腿前被他迅速卸下扔到了一边,他蹲下来掐住那人的下巴,啧了一声不等那人把骂骂咧咧的句子说完径直用刀子抹了他的脖子,潮热的血溅上他的侧脸,他这才从人堆里四平八稳的迈出来移到罗非的面前。

气的够呛的人在看见罗浮生满额冷汗时忽地没了脾气,罗非长叹了口气,鬼使神差的抬手擦去了残留在那人嘴角的一抹血痕,“我今早是怎么嘱……浮生!”

眼前站得笔直的人忽地双腿一软,踉跄了一步径直往他的怀里倒,罗非驾着人的胳膊把人扶稳,侧着脸看罗浮生咬着下嘴唇淌下一串冷汗,“哪儿受伤了!?”

下腹若有若无的疼痛愈演愈烈,密密麻麻的痛感不像是罗浮生之前体会过的任何一种,那种尖锐的刺痛感让他陌生,让他没来由的觉得心慌,他闭着眼睛靠在罗非怀里不开腔,脑子里却是在“瞒着他”和“告诉他”两个选项里做着激烈的斗争,身后的部下被罗非安排着去把车开近,那人注意到罗浮生下意识贴上小腹的手,拧紧眉头二话不说扯开了他沾血的外套,“有没有被刀子捅到?”

疼痛攀过理智,下腹中像是要把血肉从他体内抽离的钝痛终于让罗浮生意识到情况的不容小觑,他按住罗非在他身上摸索着勘测伤口的右手,半张脸埋在他的肩膀处闷闷开口,“没……没受伤……唔……肚子疼……”

刚刚不知道被谁用木棍实打实的在后腰上狠敲了一下,那一棍子带来的遗迹剧烈到就要让他承受不住,下身在沉沉闷闷的痛中涌出一阵热流,怀里的人狠捏住罗非的肩膀,语气里染上惊慌失措的颤抖,“罗非送我去医院……快送我去医院……再不快点就保不住他了……”

“保什么!?”

“先救儿子!其他的再说……你快……”

TBC.(搞完打架我就想弃坑)











别!怼!我!怼!我!我!就!删!呜呜呜!
愿望达成呜呜呜生哥带着孩子打架深得我心呜呜呜垃圾水平写不出感觉我就是自娱自乐呜
想巍巍了呜呜呜去搞《十月》了呜呜呜

AA能不能招个课代表……就是看过《许你》的那种嘿嘿嘿,我写文养着你嘿嘿嘿,我们可以激情讨论各种梗啧,然后课代表只要把《许你》里所有的虐梗告诉我就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要!搞!事!呜呜呜所以有人当课代表吗呜呜呜,我不想追剧1551




评论(69)

热度(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