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

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澜巍非ABO生子】十月逢春(十九)

逆cp生子预警!!!从怀孕初期到生孩子十个月全过程!!!ooc严重!!!私设超多!!!不适误入!!!

warnings:没有逻辑,我写得就很……啊写不出感觉来就很垃圾呜呜呜最近撕的很多,我不接受被怼,我超凶,我觉得这章虽然被我写不出虐来但是总归没有太矫情,谢谢体谅。

前文链接:十月逢春(十八)
————————————————————
风疾云低,夜浓如墨,细雨的龙城与天厮缠而显得晦暗不明,四周静谧的让人心里发慌,沈巍靠着栏杆站在阳台上,失了神的目光隔了浓郁的夜色随着远处建筑物上的光亮一点一点的没在风里,地平线上的城市有着一束光,仿佛是银河落在水上,让他好不容易适应夜色的眼睛酸涩的想要落下泪来。

他站在细密的雨里安静地挂念着赵云澜,那些温柔的雨水滴落在他的眼睛里,把他曾经熟悉的这个世界变得面目平静内相狰狞,把他心里好不容易聚凑起来的温存退还成了无情的冷寂。

道路上漂浮着若隐若现的星光,路灯翻起的芒亮像是一条脐带,一头连着鳞次栉比的街市一头通往远处模糊一片的阑珊灯光,沈巍闭上眼睛强迫自己冷静,肚子里断断续续的抽痛让他想念赵云澜,可那尖锐的痛感又无时不刻的残忍提示着他现在进退维谷的处境。

腹中的胎儿正处在被黑能量供给成长的阶段,身体里完全淘换的黑能量几乎全部用在这两个幼小的生命体上,沈巍刚刚恢复的身体完全招架不住能量过度消耗带来的巨大反噬,却又找不出别的办法来询问这片土地哪一片属于他的爱人,他的赵云澜。

蒙蒙细雨裏挟着潮湿的风无休无止地扑在他的脸上,把他的眼角吹得发红,沈巍扶着眼前的雕花栏杆倒退了一步, 抿着下嘴唇深吸了一口气,阖上眼睛的瞬间右手聚起一团蓝黑色的能量,天边暗色的积云缓慢流动着压得更低,沈巍眼前的黑暗逐渐浮现出熟悉的街景,蓝黑色的能量边界让虚拟的事物变得模糊又不真实,独属于赵云澜的生命气息逐渐固化,随着他向四周扩散传播的黑能量一点点迫近。

身体里腾起的不适感让他麻木, 沈巍左手捏着阳台上的栏杆勉强让自己笔直的站定,鬓角的冷汗借着雨水落在地面上,天际处忽地闪过一束亮白色的响雷,疼痛如同那束闪电一般劈开他的下腹,沉闷的坠痛感在一刹那涌至腹底,沈巍握住栏杆的手猛然一松,抵住左腹扑通一声径直跪在了阳台的砖面上。

腹中的坠痛攀上顶峰,扑跪在地的动作让孩子活动的幅度骤然加大,沈巍一手撑着湿冷的地面一手攥紧下腹处的衣角,待到熬过一阵磨人的胎动才踉踉跄跄的扶着眼前的栏杆重新站起来,能量的反噬让他胸口闷痛,沈巍抖着指尖聚起一小团黑能量安抚下腹内的躁动,咬牙把剩下的能量不遗余力的倾注在了勘测赵云澜的位置上。

是四百米开外的城东十字路口,jing车和救护车交叠的旋转灯光透过黑能量筑成的虚拟空间映进他的视线,沈巍刹那间脱了力,靠着阳台上密集的栏杆缓慢的滑坐在湿冷的地面上,在细小的毛毛雨中蜷抱住自己身前脆弱的隆起,舌底泛起熟悉的血腥气,沈巍安抚着受了惊吓闹腾不止的孩子,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稳又柔和,“你们乖...我不会让你们有事的....”

赵云澜如今生死未卜,时间在他身上经不起耽搁,沈巍缓过一阵不适, 强撑着体内紊乱的能量波动将自己转移到了车祸的现场,隔着红蓝色的车灯终于在救护车内看到了他挂念惦记了一晚上的爱人。

他伤得并不算重,只是右臂上被爆炸的汽车碎玻璃划了长长的一道血口,年轻的护士扶着他的肩膀给他包扎伤口,沈巍强忍着上涌的血腥气在破碎的晚风里拼凑赵云澜嘴里的字字句句。

车内的男人似乎并不在意还在向外渗血的伤口,看着缠绕在手臂上一圈又一圈的绷带语气里透出一股急切,“ 我说美女姐姐,你快别管我了,你先借我你的手机用一下成不成?我媳妇儿还在家等着我呢,他还怀着孕打不通电话肯定得着急是不是?你体谅一下吧。”

好在那护士是善解人意的性格,从护士服口袋里掏出来的手机还没等递进赵云澜的左手就看见眼前的人浑身一颤,眼周在一瞬间挂上了肉眼可见的淡红,忙着给绷带结端的护士顺着那人的视线往外瞧,只看见模糊的人影伫立在细密的雨中。

身边的人手忙脚乱的跳下车,三步并作两步冲到那人的面前,二话不说直接把人抱进了怀里,蒙蒙的细雨落在两个人的身上,沈巍闷闷开口,“云澜....”被唤的那人看着沈巍苍白的唇色眼红的更厉害,他扯下身上的外套裹在沈巍的身上,把眼前微微颤抖的那人拥进怀里一下又一下的安抚。

赵云澜察觉到了他拼命克制的颤抖,握着他冰凉的手揣进自己的怀中,顺着沈巍的后背带着哽咽的语气安抚他不安的情绪,“吓着你们了是不是?是我不对,我不该让你们担惊受怕的,我错了,沈巍,我错了。”

沈巍带着失而复得的小心翼翼倚靠在赵云澜的怀抱里,那人的怀抱带着令他安心的温度,可沈巍依旧觉得冷得厉害,肚子里沉沉闷闷的疼,堵在他胸口的那团血腥气卡在咽喉处不上不下的位置,让他快要喘不过气,赵云澜捏着他的肩膀看了看沈巍越来越差的脸色,顾不上自己受伤的胳膊,一手扶着他的后腰一手穿过沈巍的膝弯,径直把人打横抱进了车子的副驾驶室里。

铁红色的吉普车驶过街市,车内充斥着令人压抑的死寂,赵云澜忧心忡忡的往沈巍的方向去看,窗外的夜色从车窗里涌进来,浓郁的笼住沈巍的表情,身边的人沉默在副驾驶室里,安静到让赵云澜心里的不安与愧疚无限放大。

他怕沈巍还在为今晚的事生闷气,摸索着去握他盖在腹底的左手,语气里的歉意带着难得的一本正经,“宝贝儿别生气了.....前面两辆车撞过之后离我最近的那辆车紧跟着炸了,当时我手机被震出去摔了才没来得及告诉你...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
沈巍右手死攥着身下的坐垫虚应了一声,望向窗外的视线却丝毫不肯吝啬给身边的赵云澜一分,倒不是他不想好好看看眼前的爱人,只是嘴里的铁锈味道越来越浓重,上涌的血气让他不得 不咬紧牙关才能保证自己不在赵云澜面前露出破绽。

吉普车还算平稳的停在楼下,赵云澜探过身子来准备给沈巍解安全带,愧疚感让他的动作小心翼翼,他抬了抬眼去看沈巍,夜色让赵云澜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能听见他忽轻忽重的呼吸声被越来越明显的不适感切割的七零八碎。

赵云澜淋过雨后的指尖有些发凉,无意间触碰到沈巍的下腹时被烫得一个瑟缩,他脸色一沉,直起身来慌张的去碰那人的额头,没有发烧,唯独肚子里像是揣了个火球一样疼痛难熬,这显然不是什么好兆头,赵云澜手忙脚乱的解开安全带,捏着沈巍的左手强迫那人看向自己,“跟我说实话!你疼了多久了!?”

恐惧感压迫着赵云澜紧绷的神经,身边的人借着车窗外稀薄的月光打量沈巍鬓角的冷汗,患得患失的惶恐让他一手在身边紧握成拳,一手条件反射似的往沈巍的身前凑,半张的手掌未等严丝合缝的贴上那人身前的弧度就听见他咬牙憋出一声努力克制的痛呼,“唔……别碰肚子……”

探过去的右手直愣愣的僵在空中,赵云澜反手就要去抓身后的安全带,“我送你去医院!”尚且停滞在两人中间的右手被沈巍虚浮的轻轻握住,那人撑着车门从座位上稍微向下坐了坐,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咬着下嘴唇开口,“我……我是用了黑能量……才找到你的……”

赵云澜刚刚攥住主驾驶安全带的左手忽地卸了劲,剩下的话不用沈巍开口他也能猜到大概了,他的孩子们还没熬过四个月一次的能量供养期,强行剥逝黑能量带来的反噬只能蚀进沈巍的身体,怕是去了医院也没什么用,只能靠那人自己把体内的紊乱安抚下去。

“云澜……我想回家……想躺下……”

赵云澜深呼吸了一口气利索的开门下车,一路小跑绕过车前拉开副驾驶的车门,俯下身来把上半身探进去,借着冷白的月光将左胳膊穿过沈巍的后腰,忍着右臂上伤口拖磨的刺痛托着他的膝弯把人打横抱进怀里,他不敢轻举妄动,又怕沈巍滑下去,只能一边上楼梯一边嘱咐怀里的人,“小巍……我不敢颠到你……你自己把胳膊架上来……搂住我脖子……听话快点……”

怀里的人左手虚扣住下腹,右手顺从的贴着赵云澜的身侧往上移,他蜷在那人的怀抱中,搭在他脖颈处的小臂不动声色的适当收紧,像是要把自己完完全全的契进赵云澜的身体。

好不容易赶到家门前,赵云澜狠了狠心把人放下来,一边扶着他靠在身后刷的粉白的墙面上一边单手摸索着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来准备开门,沈巍抠着身后的墙棱皱眉,赵云澜手都跟着哆嗦起来,“撑一会儿撑一会儿……这就好了……”

钥匙插进匙孔发出应声的轻响,身后紧跟着扑通一声揪紧了他的心脏,沈巍脸色苍白的跪伏在地上,一手托着肚子一手撑着瓷砖断断续续的咳,刺眼的红从他的嘴角溢出来,晕开在米白色的砖面上,赵云澜跟着蹲下来抖着手去擦沈巍的嘴角,质问的话他问不出来,只能徒劳的用指腹一遍遍把刺痛他眼睛的那抹血红从沈巍的嘴角拭去。

这场错误带来的后果啊,惨烈又深重。

走廊里昏黄色的灯光落在沈巍蜷伏的身体上,摇曳的,拘束的,自在的,委屈的,繁盛的,寥落的。

飘洒的雨丝被风刮进走道,吹红了赵云澜的眼睛,泪水从眼眶里漫出来,无声无息的落进沈巍的怀里,赵云澜咬牙把人从地上抱起来,语气里的颤意再也掩饰不住,“小巍……你别怕……”

“小巍别怕……不用怕……”我们兜兜转转一万年,彼此拥有,相互挂念,世间公平,谁也留不下谁,却谁也带不走谁。

可夏天终究还是过去了,入秋了。









各位久等了!下一章我粗略唤醒澜澜神格!
以及车祸和爆炸是为了王向阳埋伏笔!
是的,我终于!终于肝到功德笔了呜呜呜!
为了让大家看的不那么懵,我在给大家回顾一下:《十月》1中提到过,孩子的生长靠黑能量供应,两个月、六个月、九个月各有一次能量供给期,这个时候动黑能量就很危险,嗯。

最后我跪求大家去 @江小蓠 主页里安排一下江总的本子,真的!超级好看!

评论(58)

热度(889)